校园风流录

第 29 部分阅读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你看我穿这件怎么样?”

    “真是好看啊,如姐,您这身套裙穿在身上那简直就是集富贵高雅于一身啊。”

    “去你的吧,总是那姐姐我开涮,陈尘你也真是的,看看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过去都从来不说这些恭维话的。”

    “如姐,我现在也没有说啊,我这可是大实话。”

    “小姐,您男朋友说的对,您穿起这套衣服就比那些电视里的公主还要富贵高雅呢。”

    “如姐,你看到了吧,小弟我怎么会说恭维话蒙您呢。”

    “算你吧。”

    “嘭”轻微的声响带着强烈的冲击气流传来,目标直指颜巧如,我赶紧伸手把颜巧如揽入怀中,颜巧如不知为什么只挣扎了一下就安稳得停了下来。在我伸手触及她身子那一刹那,我胳膊一痛,细看看到一个比烟头略粗的孔,循着用力的方向没有找到杀手反倒看见了站在橱窗那里的一个目瞪口呆的女服务员,我对她笑了笑抹去了她脑海中这片刻的记忆。

    随后匆匆付钱之后就跟颜巧如回了家,这事情并没有跟颜巧如提。

    终章一

    同时拥有三个分身,经历着四种不同的体验,那种感觉实在太过瘾了。我衣袖上的子弹孔转瞬间合缝,胳膊上的皮肤就像一层防弹层一样把子弹拒之门外。

    珊珊竟然要跟我一起回家过年,她们家就她跟爷爷相依为命,我怎么能够答应呢,可是珊珊的爷爷都答应了,我又怎么能不答应呢?

    因为正月初六就是同学聚会,所以行程安排得很紧,匆匆住了一天就赶紧踏上了归程,两个分身顺利合体,可是珊珊那边就有些麻烦了。

    此刻,珊珊跟我的分身开车正往c市赶来,我正陪着颜巧如看着肥皂剧,男主人公内心的表白。

    雪之女王问加伊,“不过你为什么要说跟我做朋友?”

    加伊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回答说,“因为爱,因为爱你。”

    看到颜巧如拿起纸巾擦眼望向我这边,我忙打趣道,“如姐,这什么电视啊,把你这巾帼英雄的眼泪都骗出来了,我可得跟这个导演学两手。”

    “你是铁石心肠啊?难道你就不感动吗?”

    这集电视剧结束了,颜巧如瞪着我,眼神中充满了玩味的意思,似乎在找寻着什么,难道我刚才的失神被她发现了吗?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肥皂剧的对白竟然让我的心神颤抖了一下。

    “我,我都听不懂韩语,我怎么能够了解剧情啊?”我端起茶杯细细品味着茶,清爽的茶香吸入肺腑,好舒服。

    “不跟你们这些小男生说这些了,都不懂。”

    “如姐,你就没考虑过找个白马王子托付终生?”我再一次忍不住拉出了这个话题。

    “哎,青春不再,况且长相一般,谁会看上我呢?”

    “恩,如姐,睁着眼说瞎话,原来还可以这样啊,硬把西施说成无盐,哎,哎,这是什么世道啊。”

    “不说了,开了。”

    电视里的男女又抱在了一起。

    ※※※※※※※※※

    “珊珊,明年你会不会被安排演戏啊?”看到电视里的男女主人公忘情的拥抱,我忍不住问道。

    “啊?不知道呢,不过如果需要的话,我会考虑的。”

    “哦。”心中忍不住骂自己傻帽,现在哪个明星不跨足影视界,只是我的想法会不会太狭隘了一些呢?

    “三哥,怎么啦?有什么事吗?”

    “珊珊,我看电视里的那些吻戏镜头竟然忍不住得担心起来了,我是不是太小气了啊?”

    “啊,三哥,嘻嘻,我喜欢你这个样子,放心吧,到时候男主角让你当。”

    “你个丫头,你以为过家家呢啊,放心吧,我陈尘哪能那样小气啊。”

    “三哥,真的不介意,要不然一会下去我跟别人先练习一下?”

    “去死吧,你个死丫头,你要敢出轨,小心家法侍候。”

    珊珊笑着伸了伸舌头不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趣事又笑了出来。

    “珊珊,你想过我们的婚礼吗?”

    “想过啊,我还想着像姐姐那样骑在新郎官身上上楼呢,咯咯。”

    我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珊珊虽然调皮但是却很懂事,把握一个人的心分成几份,这样会不会有些亏待了她们呢?不由得就想到了,要不要直接分出数个分身分别与她们结婚生活,随后又摇头否定了这个荒唐的念头。

    “珊珊,告诉你一个秘密啊。”

    “什么啊,三哥你老是这样吊人家的胃口,在这样小心我不理你了啊。”

    “恩,这个事情说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不过我相信你能理解,你知道吗?现在在c市还有另外的一个我,我现在学会了分身术。”

    “分身术?就齐天大圣那样的七十二变?”

    “不,比孙悟空的七十二变更加厉害,每个分身都拥有等同于我的实力。”

    “三哥,三哥,你掐我一把,我不是在做梦吧?”

    “那你等我把他召过来啊。”

    “三哥,三哥在哪呢?”珊珊没有看到另外的一个我,忍不住问道,我有也些迷茫,因为另外的那个我现在已经感觉不到存在了,难道已经融入到了我的体内?

    ※※※※※※※※※

    颜巧如看完电视还拉着我聊了一会天。

    本来应该化身在珊珊跟我的车上的,可是当我现身之后却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因为我的身边躺着梦惜,而且被子下面的我们仅穿着单薄的睡衣,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喂,你是谁?”

    听到声音我不由得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当再次听到那个声音时我才发现声音来自体内,我摇摇头心想,哎,心神不宁否则怎么会有如此错觉呢?

    默默运起神农心经,心情才趋于宁静。

    “明天就是同学聚会,只有明天起早了,对了要不要带上珊珊呢?她早就说要去参加我的同学聚会。”

    珊珊,明天早点起,我去接你,一起去参加同学聚会。

    短信发出去,等了一会也没有回应,就睡了。

    ※※※※※※※※※

    因为想着同学聚会,早早就醒了,一睁眼就对上了梦惜羞涩而脉脉的眼神,

    “尘,咱们今天去哪玩啊?”

    “梦惜,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明天我们同学开聚会,我还想邀请你跟我一起参加呢。”

    “恩?尘,同学聚会不是在初六已经开过了吗?”

    “初六已经?明天是初几?”

    “明天是正月十一啊,什么初几?”

    我看着梦惜关心的眼神,我忍不住在想,我不会穿越时间了吧,难道我的潜意识里面想要逃避同学聚会,难道我的心里还是放不下许慧吗?难道我的心结还没有解开吗?

    “尘,你没事吧?”梦惜关心的问道。

    “没事,就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对了梦惜,昨天晚上,那个。”

    “你还说呢,一个大男人扭扭捏捏,既然我说了爱你那就会爱你一辈子的,即使你不爱我了,我依然会爱你,既然心都交给你了那还会在乎这副身体呢?”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又想不出来,“梦惜,我知道,我们水||乳|相融(本来要用交融的,但是系统提示说出现了||乳|jio字样,郁闷了,呵呵,不得已改成相融)才是正理,只是我就是担心这样会委屈了你。”

    黑蝙蝠中队铃声响起。

    “尘哥,什么同学聚会啊?初六不是已经参加过了吗?”

    “啊,珊珊啊,恩,我一下子忘记了。”

    “尘哥,也对,那天闹得挺不愉快的,当时把我跟婷姐还吓了一跳呢,忘记也好。”

    “不对,珊珊,你说谁?婷姐?张妍婷出现了?你见过她,初六聚会上见过她吗?你确信?”

    “尘哥,你没事吧?当时我跟婷姐陪你参加了同学聚会啊,这还能有假?”

    “哦,我知道了,你梦惜姐要跟你说话。”

    我的胳膊上已经多了四五个青印子,我赶紧把手机递给梦惜,梦惜还推脱着说,“尘,你们好久没见了,多了一会嘛。”但是手上的功夫可是一点都不慢,迅速接过手机说道,“珊妹,想姐姐没?”

    我的脑子一团浆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终章二

    在梦惜那里又住了一天,心中总是有一个声音在说话,不得不多次运用神农心经,哎,我这是怎么了呢?会不会是进展神速、功力迅速提升,而修为没能跟得上呢?可是由初五直接跑到正月十一,对于这点我还是有些难以认可。

    妈妈的一通电话把我召回了家,外公是正月十三的生日,爷爷是正月十四的生日,我的生命中充满了巧合。过去因为爷爷的关系,每次都是正月初十就去外公家,给外公过完生日就匆匆赶回来,这次不用着急了,要是让爸爸知道也也还没有死,也不知道爸爸会是什么表情。

    化作一阵清风直接赶回c市,跟爸妈说好了再外公家集合,可是忍不住就是想看看张妍婷。从珊珊的口中得知她竟然有活过来了,可是她活过来了为什么不来找我呢?难道还在生我的气?

    站在张妍婷家的上空,张妍婷的屋子里空荡荡,哪里有什么人啊?屋子明显经过了整理,哎,她爸爸妈妈一定很伤心吧。

    一个清丽的人影出现在了张妍婷卧室门口,我的眼睛湿润了,我擦擦眼睛,确实是张妍婷,只是她为什么不原谅我呢?九天的话语犹在耳边,原先的一腔热情慢慢淡去,哎,还是先去给外公过生日吧。

    只是心有离意,身子却不想离开,望着卧室中的张妍婷慢慢后退。此刻的妍婷抱着一个大笨熊看着书,口中还念念有词,神情恬静,应该很满足现在的生活吧。

    只是妍婷好了,是怎么出来的,难道神农界还有其他的出口不成,心随意动,转身飞向西南。

    ※※※※※※※※※

    无情树,我跟九天爱情见证的无情树就在前面,虽然我心犹豫,但是脚步却不犹豫,回想着当年的样子,把手扶在树干上。

    没有任何空间出现,反倒是从无情树上传来了无穷的记忆,就连梅姬夫人也在其中。时空之锁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当年的我因为一念之差在时空之锁面前突破时空,一分为二。一个留在了这里,另外一个去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当我突破时空之后,一时大意突破时空,返回到了这里,还把原先在这个的陈尘的身子占据了,他的灵魂也被我吞噬掉了。

    无情树向我传来一幕幕景象,这里的张妍婷并不是我要找寻的九天。我要找寻的九天此刻还在另外的一个世界,神农界中师傅正坐在九天身旁担心焦虑,因为九天现在处于离魂状态,人事不醒。另外一个地方,一个大的丹炉,丹炉内的九天正在苦苦挣扎,外面坐着一个道袍老头,直觉告诉我这个老头就是太上老君,那个丹炉就是八卦炉。

    信息到此就没有了,看到那些,我身上除了一身冷汗,这是怎么回事?

    无情树不会骗我,这点我可以保证,那么我要怎么回去呢?回身四顾心茫然,我要如何会去呢,我把这个世界的陈尘吞噬了,我要离开书兰她们该如何办呢?

    “无情,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吗?”

    “去留选一个,很简单。”

    无情树竟然说话了,吓了我一跳,不过这种通灵的东西,会说话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可是它还真是那种无情之物,“哪有那么简单,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把两个世界合并起来啊?”

    “没有,因为在另外的一个世界比你强的人大有人在,所以你并不能操纵那个世界。”

    “哎,这个世界难道也有比我强的人吗?”

    “哼,你信不信我摇一摇你立刻就会魂飞魄散?”无情树轻蔑地说道。

    “靠,那你要我怎么做吗?这不行那不行,还有可行的方法吗?”

    无情没有说话,只是再一次传来一组画面,丹炉内的九天渐渐被炉心吸食,渐渐就要消失了。

    “妈的,你个混蛋,就知道逼我,我去还不行吗?”

    ※※※※※※※※※

    我回到我的世界,与分身合体,冲上九霄一气呵成。

    “你已经练成了神农心经第六层,完全可以再造时空之锁,想要回到这个世界直接通过时空之锁就可以了。”时空之锁送我回到世界时传给我的话。

    “珊珊,你等我一下,我有事要办。”这是我留给珊珊的话。

    先至南天门,就被增长天王领着庞、刘、苟、毕、邓、辛、张、陶,一路大力天丁,枪刀剑戟,挡住天门,不肯放进。无心理会他们会,直接硬闯,那些法宝利器加身之刻全部化为乌有,就在他们慌神发愣之时我早已经闯进了南天门。

    初登上界,乍入天堂。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但是我哪有心情欣赏,依记忆找寻着太上老君的丹房。

    一股强大的气息传来,我来不及避开,运起神农心经第六层,就在那物要毁灭之刻,我才看到原先是一条金光闪闪的龙,转念强烈的信念传入它的脑中,进而把它驯服,骑着它,让他给我带路。

    “不好了,有人大闹天空了。”

    天庭立刻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乱糟糟一团。

    “发生了什么事,外面怎么这么吵?”一个慈眉善目的老道走出来问道,看到龙身上的我讶然问,“你是何方妖孽,怎敢如此?”

    “老君,你好,我是来接我的夫人回家的。”不等他回话,我骑着龙就直往里闯,直接忽视太上老君掷向我的诸般法宝,太上老君见栏我不住,急忙挡在我的前面,指着龙就骂道,“你个畜生,我这兜率天宫岂是你可入的。”

    太上老君说着就掷出一个金环,直指龙头,我伸手接过笑道,“老头,我出于尊老,忍让了你对我的诸般不敬,可是怎么能够乱扔东西呢,而且还想伤害国宝级动物,我要告你残害国宝,叛你个终身监禁。”

    “你~你~。”气势所迫之下,太上老君不由言语被阻,被逼得不断后退,好半天才问道,“你夫人是谁啊?你又是谁啊?”

    “做不更名行不改姓,我叫陈尘,妻子张妍婷,也就是你的八卦炉内的九天玄女。”

    “什么?那个妖女,你竟然娶那个妖女为妻,你等等,我们可以不可以谈一谈。”

    “休要拖延时间,速速滚开,否则老子我就不客气了,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说完我祭出了我的妖刃,“不要逼我。”

    太上老君望着妖刃,眼睛透露出贪婪的光芒,舔了舔嘴唇说,“不敢,不敢,请进。”

    虽然我感到不安,但是看到八卦炉之后,已经顾不得其他,一脚踏入了丹房,我并不虞他有诈,自信心极度膨胀至吓得我,一脚可以踩死三清四帝。

    “喂,老头,八卦炉如何打开啊?恩?”当我回身过去时,看到太上老君此刻正在得意得笑着,“老头,你傻了啊?笑个什么,快帮我把八卦炉打开,否则别怪我下狠手了,八卦炉这种宝物坏了可是有些可惜。”

    “哼哼,不知好歹,身入死地而不知,可叹啊可叹,原先看你修仙资质极佳,还准备指点一二,可是你这种心性还是去投胎去吧,否则将来必定要祸乱三界。”

    “老头,你做梦去吧。”

    “呛”举起妖刃向下砍去,此刻我转头望向太上老君道,“老头,你真的不心疼?你要不心疼我可就砍下去了,后果不计。”

    太上老君犹豫了一下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看我的三味真火。”

    八卦炉迎刃而破,一束破魂溢出,我赶紧收好。

    “你个妖孽去死吧,竟然敢打破老夫的八卦炉。”

    太上老君说完,八卦炉就消失了,随后整个丹房就好像一个蒸笼一样,热死了,不过这种温度还对我造不成伤害。

    “老头,你就这点微末伎俩吗?看你爷爷我如何踏碎你这兜率天宫,打你的屁股。”

    终章三

    妖刃划过,丹房“轰”得就塌了,不过废墟还没落下了就化为乌有了。

    “诶,老头哪去了?”太上老君这个老头竟然凭空消失了,嘿嘿老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你有本事就跑吧,把那些仙丹仙酒什么的全部放入乾坤袋中。这个老头还真是个大贪官呢,好东西数不胜数,无数仙器法宝,只是看一看无论是行头还是威力都不及我们神农界之收藏,给老头留下不行,带着吧累赘,一怒之下意念过去,全部化为了乌有。

    九天,不要着急,我们现在就回神农界,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我再也不会做忤逆的事情了,九天,不要着急。

    “何方妖孽,竟然敢来天宫捣乱,也太不开眼了,快快出来受死,莫要让哼哈你两位老爷就等。”

    当我出去时,就看到了里三层外三层围着重重叠叠的仙兵仙将,最高处是一个身着龙袍的人,他的周围围绕着仙将仙帅,王母王妃等等。

    “玉帝过来答话。”说着我就飞身上去,那些仙兵仙将惊呼,纷纷把法宝仙器向我打来,法宝还有一段距离就被被我化为乌有了,所有的仙器统统对我无效。

    当我走到玉帝面前时,玉帝手持宝剑,摄于我的气势,不由的身子向后侧了侧。

    “玉帝,我也不为难你,把太上老君交出来,我找他有点事情,还有是谁把我妻子九天的魂魄交给太上老君的?”

    “这个,这个,九天玄女是天界犯仙,理应得到如此惩罚,有什么错吗?”

    “启陛下帝,这个妖孽就是上回跑了的那个,这次臣定不辱命,还请陛下现在下旨许臣捉拿这个妖孽。”

    “好,李爱卿,朕许你捉拿此妖孽,有功无过,非常事情准许你使用非常手段。”

    真可谓静如处子动若狡兔,李靖迅速就欺身过来,我迅速就闪到了一边,对李靖说道,“为了答谢你上次手下留情之恩,我让你三招,三招过后你可就要小心了。”

    “岂有此理,竟然感污蔑我父王。”哪吒说完也加入战团,手持诸般法宝,让人看了就头疼,妖刃所到之处,哪吒尽量回避,看来这个小子知道我兵刃的厉害。

    每当他们父子两人攻来,我都会出现在他们身后,缓缓刺出去一剑,他们当然不是低手,当然也不是庸才,知道我这是在让他们,哪吒动作也慢慢迟缓了下来,因为我们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上面。哪吒望向李靖,李靖点了点头,哪吒退了出去,喊道,“不敢正面对敌,算什么英雄好汉?”

    “哪吒,难道你此刻对你父亲的怨恨还没有消除吗?”

    “此话怎讲?”

    “我要动手,你觉得你父亲你支持几招?”

    答应哑口无言了,毕竟我的实力他们都看见了,要是我向下狠心,李靖非常可能一招都扛不住,天庭众仙兵仙将都不一定能够扛得住。在他们心目中,唯一能够对抗我的人可能就要数老一辈的黄帝三清了。

    “为陛下效忠,是微臣的天职,你要是个男人就跟我正面决斗。”

    说完李靖祭出宝塔,我心中忍不住笑道,难道刚才他没看吗?现在还敢把与自己性命攸关的东西这样送来毁灭吗?

    李靖此刻的心情也着实矛盾,为君效忠那是自己的终生追求,可是对上陈尘这个实力变态的人,实在没有把握,不得不把自己的性命法宝掷出,希望老天保佑吧。

    “既然你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既然李靖已经报了必死的决心,那么我就要成全他,否则麻烦无穷。

    “慢,陈尘,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你现在要不敢救治九天,可能她的身体都要腐烂了吧。”太白金星出来说道,我忘了我这个俗世中的爷爷一眼,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淡淡了丢下一句话就下了凡间。

    “要事烦身,把太上老君准备好,陈尘随时前来拿人。”

    ※※※※※※※※※

    去势甚急,对于身后传来的诸般骂语都未听入耳内,就连随后赶到的三清我都没有发觉。整个宇宙归我所有,转眼已经到了神农界外,可是为什么我可以到了所有的地方,却到不了神农界内呢?

    “妖孽还不停住,让我们好赶。”

    闻声回望,看到太上老君随同两人匆匆赶来。

    “老君,我还以为你被我吓跑了呢,想不到原来是去搬救兵了啊,你觉得就凭你们三个老不死的就能拦得住我吗?”

    “休得狂言,我们手底下见真章。”随后就看到天空上显现出了三清的三千侍应祭出震天弓,也算是上古传下来的仙器了,威力惊人,不少好手在它面前吃过亏呢。

    剪不断理还乱,真是麻烦,救人要紧,身外化身,化出三个分身,这样应该够用了吧,不理他们的慌乱,重造无情树,看到无情树发芽以及渐渐成长,擎天而立,心情激动不已。

    我把手抚摸上去,希望这回不要跟我出什么乱子,还好,自己造出来的东西就是好用。“你们慢慢玩,我还有要事。”说完收回分身就进入了神农界。

    “师傅,师傅,我回来了。恩?”我兴奋得飞向卧室,却看到了离奇的一幕,只见师傅一个红发赤颜正在僵持,而师傅身后护着的时九天。

    “喂,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师傅,他是那位客人啊?”

    “陈尘,你会来的正好,为师快要支持不住了,他就是神农祖师救回来的蚩尤,他要杀害九天玄女。”

    “炎九,炎帝马上就要醒转过来了,我们在里面都已经全部弄明白了,都是这个妖女惹的祸,不除掉她,我心难安。”

    “那也要等祖师醒了再说,况且我只认我的徒弟还有我的徒弟媳妇,其他那些祖师的三朋四友炎九怎敢高攀呢?”

    “师傅,徒儿不孝。”

    “哦,你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个小娃对吧。”蚩尤回忆着问道。

    “正是,蚩尤老前辈现在我要救人,你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等我救完人再说怎么样?”

    “你要救谁?不会是那个妖女吧?”

    “当然不是,我要救我的夫人。”

    “你的夫人?”蚩尤似乎脑子出了问题,半天才反应过来,“不对啊,你师傅说那个妖女是他的徒弟媳妇,那么你的夫人不就是那个妖女吗?你耍我。”

    “蚩尤前辈,不知道小子哪里有耍你?我说话堂堂正正,怎么会耍你呢?处理我夫人的事情还是等我祖师醒了再说吧,以示对他的尊重。”

    “这,不行,红颜祸水,一刻都留不得,现在就要动手,你要再不让开我可就不客气了,大不了将来我向神农大哥负荆请罪。”

    “随你的便。”

    我化出三个身外化身,三个化身成夹角之势。

    蚩尤是行家一看就知道厉害,要是过去当然不会怯阵,只是现在的自己身子才刚刚痊愈,法宝尽毁,一看这小子能够轻松化出身外化身,而且每个化身都有不俗的实力,至少练至了神农心经的第五层,现在还真的难以对抗,神农老兄你什么时候才能醒啊?

    九天离魂日久,身子已经没有了生气,还好在师傅的照料之下没有出现腐烂,我把从兜率天宫拿的琼浆玉液金丹仙酒统统灌入九天体内,听到蚩尤的叹息,甩手扔过几瓶金丹道,“拿去,别来烦我。”

    九天的身子渐渐有了生气,我赶紧把魂魄送入她的体内,继而运气至其内帮她调理身子,说来也怪,本来以为即使把九天救活了也要等段时间才能苏醒,在我真气的引导下,当下九天就醒了。

    九天微张着嘴但是发不出声,但是我知道她在问什么,抓住她的手道,“放心吧,我是奇情,我当时好糊涂,以后再也不会了,九天,原谅我好吗?”

    看到师傅避讳走了出去,蚩尤不屑道,“这有什么,当年我还跟这个妖女亲热过呢。”

    “你说什么?”我扭头问道,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混蛋,竟然在这个时候敢说这话。

    “我说的是实话啊,有些事情做了就得承受惩罚。”

    “你。”我准备起身教训这个家伙一顿,现在的我可不再是过去那样的好欺负了,况且他这是在我的心头上扎针啊。

    九天死死的抓住我,不让我起身,我忍住怒火呵斥道,“出去,刚刚我送了你那么多药,难道连一点感恩的心都没有吗?”

    “啊?好啊,我出去给你们方便,咱们就算两情了。”

    这人可真是够无耻的,妈的,我忍住怒气道,“何止,我还要承您的情呢,多谢了。”

    听我如此说,蚩尤才姗姗离开。

    ※※※※※※※※※

    “神农门第九代传人炎九拜见祖师。”

    听到师傅有意提高的声音,我抱着九天走了出去,看见了我们的祖师,他并不像世间那些画像上苍老,他并不像传说中仁慈,他年轻俊美年龄不比我大,鹰眸中的精光令望者胆寒。

    我把九天放下地道,“神农祖师好,弟子神农门第十代传人炎十参见祖师。”

    为了九天以及将来我们之间的相处并没有下拜,炎帝显然很惊讶,“哦,你就是九天一直找寻的那个奇情?进屋慢慢谈。”

    “正是,现在是你的第十代徒孙。”

    “不敢当,同辈论交即可,同辈论交即可。”

    “这个,”我有些犹豫,毕竟对于炎九师傅对我的恩情让我难以接受这种关系。

    “那不碍,咱们各交各的,对了,奇情,现在外面的局势如何,可否给我们介绍一下。”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他们大致说了一下,炎帝蚩尤两人显然不放在心上,可能还在窃喜,己方多了助力,其实我无心介入他们之间的战争,他们这些老不死全部死了才好呢。

    就在此刻,整个大地一震,屋子也摇晃了起来,炎帝起身道,“奇情,咱们出去看看,在这样的环境下,九天怎能安心疗伤。”

    “好吧,毕竟事由我起。”

    炎帝并没有去出口,站在外面一挥手,外面的景象就展现在了我们面前,三千侍应手持震天弓,无情树摇摇欲坠,千疮百孔,炎帝手捏法诀,立刻无情树好像被注入了新的活力,以及枯了的叶,落了的枝也重新获得了新生。

    “我们出去吧,这些老朋友好久没有见面了。”

    “原始,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恩?”见到炎帝蚩尤两人,元始天尊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有些不长眼的侍应依然拉弓射箭,被炎帝一挥手,一片侍应化为了乌有,原始因为当年的天地惨案也不好太过介意。

    “炎帝终于痊愈了,恭喜恭喜。”

    “废话少说,我不想说太多,只是我想要拿回原版属于我的东西,你没有什么意见吧?”

    “这个,这个事情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轩辕现在不知道在哪,这个我实在难以做主。你们都是拜把子兄弟,有什么事情不好说呢?”

    “那就是你们不参与了?”

    “炎帝,你身后的那个少年与你有什么关系?”

    “哦,他是旧时老友奇情圣君。”

    “奇情圣君捣毁了道德贤弟的居府,前来讨个公道,炎帝一向秉公无私我想不会在这件事情有所异议吧?”

    “不知所谓何事呢?”

    “本天尊想要消除妖孽,就是当年害你们兄弟萧墙的那个九天玄女啊,可是这个奇情圣君不知道哪来的,毁了我的府第不说,还助纣为虐。”

    “你说的是九天贤妹吧?她怎么会害我们兄弟萧墙呢?你是不是弄错了。”

    听到炎帝如此说,三清瞪着眼睛说不出话,人家当事人都这样说了,他还能说什么,只有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

    “原始,这样吧,让奇情跟道德天尊单挑,然后这时就这样算了,如何?”

    “我们是兄弟三人自学艺以来还从来没有单人上场的先例,可是三对一又有些人多欺负人少。”

    “少废话了,我夫人九天现在有恙在身,等她身体好了再跟你们算账,如何?”我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看着这些人就烦,而且九天刚刚痊愈,身子精神都还虚得很。

    “好,定个日期吧。”太上老君赶紧说道。

    “一个月后,这里碰面。”

    “好,有炎帝作证,我们不虞有诈,我们走。”原始虽然非常奇怪我的反应,但是也看出了我的不耐,现在动手显然对他们不利,还是回去找好帮手再说吧。

    “慢,原老头,见到了黄帝跟你说一声,老子等着他呢,也是一个月的时间,要是他不露面,老子把天庭的那些龟孙子杀个片甲不留。”

    “哼。”原始带着天庭众仙挥袖而去。

    至于一个月是天庭的一个月还是神农界的一个月还是人间的一个月,无人得知,陈尘跟太上老君一战与否,谁胜谁负亦未可知,就连陈尘其人也消失在了茫茫宇宙之间。

    (完)

    谢谢大家一直的支持,祝福你们以后的日子快乐,幸福,读书开心!( 校园风流录  ./2784/ )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