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穿】活色生香

第 4 部分阅读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婚礼的现场人来人往,她走到有着男方同事标牌的区域内坐下,朝已经坐着的几位老师微微笑了笑,“陈老师来的挺早啊。”旁边的钟老师跟她打招呼。

    “嗯,钟老师来的也挺早。”

    钟丽看了看身旁坐着的女子,笑容温婉,眉目精致,不知道顾老师为什么喜欢上一个小女孩也不喜欢一直待在他身后的陈老师。

    “陈老师认识新娘子么?”

    “嗯,认识的,她以后是我的学生,我教过她一段时间英语。”

    “啊哈。”钟丽点了点头,不一会儿,又偏过头去问:“那顾老师跟新娘在高中时有苗头么?”有。。。。。苗头么?陈卉的思绪不禁回到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走进顾老师窗帘拉的死死的房间,去告他的新娘的状,临走时他说,安卿跟他有点关系,让她多多担待。那时候的她以为关系是他们有亲戚关系,也许顾老师就是在告诉她,那个人,只是那个人,跟他有关系。她苦笑了一下,回答:“我不太清楚哎,钟老师。”

    钟丽尴尬地笑了笑,“也是,就算那时候在一起了,顾老师也不敢表示出来的,毕竟那时候他们还是师生关系。”

    “是啊。那时候他们还是师生关系呢。”所以他怎么就会爱上那个还没长开的小女孩呢,而不要她呢?

    “顾越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安卿小姐为妻,爱她,忠诚于她,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直到死亡将你们分离?”

    “是的,我愿意。”

    “安卿小姐,你是否愿意嫁顾越先生为妻,爱他,忠诚于他,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直到死亡将你们分离?”

    “是的,我愿意。”

    “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信物。”

    顾越单膝跪地,从一旁的戒指盒里拿出准备好的钻石戒指,戴在安卿的手上。前面的面纱遮挡住了他的视线,看不见安卿的表情,不知道她是笑着还是哭着,亦或者早已通红了脸颊。

    “我以神父的名义宣布,新郎新娘结为夫妻。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顾越掀开安卿前面的面纱,安卿的眼睛红红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他低头吻住安卿嫣红的唇瓣。

    呐,卿卿,我用前半生陪你长大,你用后半生陪我变老,好不好?

    ~~~~~~~~~~~~~~~~~~~~~~~~~~~~~~~~~~~~~~~~~~~~~~~~~~~~~

    明天开始下个故事了哟~~~

    武林盟主x魔教妖女(一)

    看到君煜泽出现在春风楼门口的时候,成仲宇冷笑了一下,对着身后坐着的诸葛琛说到:“鱼儿上钩了。”对于成仲宇看到君煜泽应约前来就认为计划成功的想法,诸葛琛不置可否,他拿起桌上的茶杯,轻啜了一口,冷冷的回道:“不到最后永远不知道成败与否。”

    “唉,不是我说,你就是太谨慎了。那个女人我看过,绝对能迷的他神魂颠倒。”听到诸葛琛这么说,成仲宇有点着恼,是,他是承认,君煜泽是对女色敬而远之,但那是因为他没遇到顶级美女。这次媚娘找到的那个女人,他看了都想上,就不信君煜泽定力真那么强。

    “这有酒有菜,就还差个美人相陪,你说,是不是,君盟主?”成仲宇将酒杯里的酒水一口喝下,伸手把侍候在门口的小厮叫来,“去,让媚娘带几个漂亮姑娘上来,要未开苞的,君盟主怕脏。”

    “你喝醉了,成公子,我不用女子作陪。”君煜泽本就冷厉的脸越发暗沉了,薄唇紧抿着,怒气一触即发。

    “君盟主多多担待,我这个弟弟酒喝多了就会耍酒疯,来来来,咱们不理他,喝酒喝酒。”

    “我没有耍酒疯,谁他妈的来青楼不点女子作陪的。君盟主您守身如玉是您的事,但老子今天就点了。”成仲宇从凳子上起身,将手里的酒杯狠狠摔在地上,屋子里的气氛瞬间凝滞。君煜泽坐在凳子上没有说话,诸葛琛在一旁尴尬的陪着笑,想去劝又不知道该劝谁。

    “哟,爷几个是在等着奴家吗?”媚娘甩着手帕,摇曳生姿地走了进来,波澜壮阔的胸一抖一晃的,吸引住了门口站着的小厮们的视线。“进来吧,卿衣。”

    诸葛琛看到进来的女子都怔愣了片刻,看来这次成仲宇是真的下了血本了,这种极品的姑娘竟然都舍得拿出来。他转头看向刚刚还在发火的成仲宇,却发现他死死地盯着进来的女子。成仲宇心里也是恨啊,他那天见到这姑娘,是媚娘刚刚把她买回来,脏兮兮的,虽然是极品,但真没有多少惊艳。没想到一打扮,竟然这么美,他都有点后悔了。真要把这样的美人送给那个不解风情的君煜泽么?

    “你是叫什么?”成仲宇腆着脸凑到卿衣面前,沉醉在那处子馨香中。“是的,成公子,她叫卿衣。”

    成仲宇越靠越近,简直都要贴到卿衣的身上了,“卿衣真是个好名字。”卿衣嫌弃地往后退了几步,却不妨成仲宇却用手拉住她的手,不允许她的退缩。卿衣有点慌乱,她狠狠地甩开男人的手,脚下因为惯性一个不稳就倒在了身后坐着的君煜泽怀里。

    君煜泽看向了怀里的姑娘,确实很漂亮,成仲宇也是真舍得,没有想到他这么有面子,让成仲宇连这样的极品都拿出来了,虽然他好像准备反悔了。

    “哎,还跑。”成仲宇看到卿衣君煜泽依靠在一起,默默相视的画面刺激得心头火起。他正要把卿衣从君煜泽怀里拉出来好好调教。却被君煜泽未出鞘的剑挡住了。“这个姑娘我要了。”成仲宇和诸葛琛,包括怀里的姑娘都惊异地看着他,君煜泽一向不重女色,房里一应侍妾通房俱无,虽然有一个父母订的未婚妻,但也一直恪守君子之道。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那句话,大概是她惊慌地紧紧抓着他的袖子的手,或者是那双楚楚可怜的含泪的眸子,迷惑了他吧。

    “可是。。。。。。”成仲宇还想说什么,却被诸葛琛打断了话,“那媚娘就帮成弟再重新找个姑娘吧。”诸葛琛瞪了还想抢回那姑娘的成仲宇,本来就是为君煜泽准备的,开始还担心他不喜欢,现在他愿意享用,这个蠢货竟然还想反悔!!!

    ~~~~~~~~~~~~~~~~~~~~~~~~~~~~~~~~~~~~~~~~~~~~~~~~~~~~

    新故事哦,希望大家喜欢么么哒o(∩_∩)o~~

    武林盟主x魔教妖女(二)(小h)

    卿衣的房间跟楼里的姑娘装扮得差不多,处处飘荡着暧昧的红纱,相较普通的床更加宽阔的拔步床,精致的梳妆台上放满了女孩子的首饰和胭脂水粉,一旁的香炉里燃烧着催情的香薰。君煜泽扶着喝的满脸通红的卿衣走进了房间,闻到那香味时暗笑了一下,这是一定要他上了这姑娘呀。

    “好了,不要装了。”他将卿衣放在床上,拍了拍的她的脸颊,无奈地说到:“没想到你看起来轻,抱起来也挺重的。”

    “你不是武林盟主么,连抱个姑娘都抱不动呀。”卿衣缠住君煜泽的脖子,不让他离开。

    “抱不动?我不是把你抱回房里了吗?”即使卿衣的动作并不能真的阻止君煜泽的离开,但他还是顺着卿衣的姿势重新趴在了她的身上,与她相视。少女的双眼里少了刚刚在席面上的惊慌,满满都是小心思得逞的狡黠。

    “那你还嫌我重呀。”尾音刚落,卿衣就抬头吻向了君煜泽的薄唇,不让他反驳出来。床帐顺着她的心意滑落下来,遮掩住了这一床春意。

    唇齿间的缠绵,互相交换的体液,舌与舌之间的碰撞,这一切都让尚未尝过男女之欢的男子少女疯狂。拥着君煜泽的手臂越发收紧,君煜泽的手也在少女的身上四处游走,握住柔软的乳肉揉捏起来,使得卿衣鼻间逸出一声又一声呻吟。君煜泽在卿衣的的小手从背脊处慢慢探下去,绕道前方,握住有了反应的巨物的时候一怔,随即动作越发粗鲁。他扯开卿衣的纱裙,将肚兜的绳子用牙齿咬断,往上一掀,正好盖住卿衣如花似玉的面庞。两朵红梅颤颤巍巍地看在白雪之间,在晚风的吹拂下愈加挺立。

    君煜泽被这美景迷惑了心智,俯下头含住了一朵红梅,不忍另一朵受冷落,左手捏着那一朵抚弄。少女的小手圈住巨物上下滑动,似找到了一个新奇的玩具一般,君煜泽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抓住了卿衣的小手,引导她给自己带来与众不同的快感。

    乳房被男人的唇和手占据,男人的挑逗很快就让卿衣的下面渐渐有了湿意。催情药的药效和酒意散发,少女的神智有点不清醒,她在男人的身下摇摆呻吟,修长的双腿缠上了男人的劲腰,湿润的下体在君煜泽的小腹处磨蹭。

    “喂,你该不会不行吧,我都这么诱惑你了哎。”卿衣在君煜泽的耳边吐气如兰。

    ~~~~~~~~~~~~~~~~~~~~~~~~~~~~~~~~~~~~~~~~~~~~~~~~~~~~

    leon小天使么么哒╭(╯3╰)╮,谢谢你的宝物和珍珠哟,今天晚上还有一更哦~~~

    武林盟主x魔教妖女(三)(h)

    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女人说他不行,更何况是个漂亮得能令仙人破戒的女人。君煜泽抓住卿衣的双脚,小腹一个用力,将自己的巨物送进了桃源里去。泛滥成灾的花蜜被那粗壮的巨物挤了出来,卿衣尖叫了一声,下体剧烈的疼痛比以往受的任何一次伤都要来的疼,眼角有生理性泪水涌出,双脚四处乱蹬,想把导致自己受这般苦楚的罪魁祸首掀翻在地。

    君煜泽的眉头紧皱了起来,她不好受,自己也不见得舒快到哪儿去。身下的小穴死死地绞着他的巨物,像是要夹断一般。他用大腿压制住少女过分活跃的双腿,咬牙切齿道:“别闹。”

    “你凶我!!!”卿衣有点生气了,她本来就因为男人的巨物受着从未体验过的疼痛,这个男人还凶她,他竟然敢凶她!!!要不是她的内力被妓院里的那几个贱人们用药封住了,她现在就能把这个不怜香惜玉的武林盟主给劈了。卿衣的眼里不禁透出几分狠戾。

    君煜泽暗叹了一口气,这个姑娘是没被调教就送给他了吧,竟然还敢对客人发脾气了。不过看到少女满脸谴责的样子,他还是放缓了动作,等待她适应他的存在。

    “媚娘没教你怎么侍候人吗?”君煜泽问,他的巨物缓缓的挤进小穴的深处,少女一皱起眉头,就停下了动作,知道她点头同意,才进行下一步的动作。这到底谁是客人啊,怎么感觉是他在侍候她。

    “没有啊,侍候人还要教吗?”卿衣妩媚一笑,手臂一个用力,带着君煜泽形成了坐姿的姿势。她的舌头舔过男人的脖颈,牙齿咬住男人上下滑动的喉结,感觉到身下男人肌肉瞬间紧绷,她轻笑:“怕什么,我还会吃了你呀。”

    君煜泽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重欲的人,但怀里的女人稍微的主动就能让体内的欲火瞬间烧毁了他的理智。他将怀里的姑娘高高地抛起,又重重地落下,巨物立即进入到少女小穴的最深处,顶开紧闭的子宫口,把刚刚还挑逗他的姑娘顶得连话都说不完整。

    “你轻点啊。。。。。。轻点。。。。。。啊。。。。。。要被操坏了。。。。。。啊。。。。。。”

    “嗯。。。。。。盟主大人。。。。。。煜泽。。。。。。爷。。。。。。慢点啊。。。。。。。”

    “爽不爽,爷操的你爽不爽?嗯,说啊,刚刚不是挺厉害的嘛。”没有听到卿衣的回答,君煜泽动作越发没有节制,他将卿衣翻了一个身,呈跪趴式的姿势跪在床上。舌头从蝴蝶骨开始舔过少女脊背的每一寸肌肤,手掌抓住随着下方冲刺的动作不住晃动的乳房揉捏起来,少女的呻吟越发甜腻,男人的理智也越发崩溃。翘起的臀部上上下下摆动摇曳起了雪白的臀波,“啪”的一声,红红的手指印出现在少女的小屁股上,臀肉都颤了颤,少女发出又一声呻吟,不知是痛苦还是快感。跪趴的姿势使得男人可以进入到少女小穴的更深处,子宫口每次都张开嘴咬住男人的巨物不让离开。男人似上了瘾,拍打少女屁股的动作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重,换来少女的一声声求饶和呻吟。

    “噗哧噗嗤”的水声,少女的呻吟声,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以及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在香气浓郁的房间里合成奇妙的乐章。

    武林盟主x魔教妖女(四)

    君煜泽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人,窗户被打开,凉风习习吹进来。他的眉头略皱,起身将窗户关上,拾起地上散落的衣服穿好,在房间里四处找了找,都没有看到卿衣姑娘的身影。

    推门出去,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原本精致漂亮的春风楼尸横遍野,血迹斑斑。他的脸瞬间沉下来了,手指轻叩地板的声响让他转变了前进的方向,成仲宇仰躺在楼梯下方,双腿被齐根斩断,脸上也有几条红痕,他用手指轻叩着地板,看着那个男人渐渐向他走来。他的身体因失血过多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是她。。。。。。是她。。。。。。”

    “是谁?”君煜泽跑到他身旁,扶起他上半身,急切地问。是谁在不惊醒他的情况下杀了春风楼这么多人,而且手段如此残忍。又为何独独留下他一个活口。

    “是卿衣。是她杀了这么多人。”

    “卿衣?”卿衣不可能啊,昨晚他可是知道卿衣体内是没有任何内力的。

    “魔教。。。。。。卿衣。。。。。。昨日,我们封了她的内力,所以她才。。。。。。”在君煜泽贴着他后背给他渡了一丝内力后,成仲宇的话总算说的完整点了。

    “你们知道她是魔教的人,竟然还敢。。。。。。”

    成仲宇苦笑,“我们若是知道她是魔教的人,又岂敢做出这种事。她受伤躲到了春风楼,被媚娘发现了,对她的容貌惊为天人。就用药封住了内力,送给了你。谁知道,她竟然是。。。。。是魔教的人。”成仲宇很快坚持不住了,吐出了一大口血,身子就软在了地上。

    君煜泽维持住了半跪的姿势大半个时辰,有点不敢置信。他本来还想,他真的占了卿衣的身子,就去找陈家退亲,好迎娶她过门。未料到,她竟然是魔教的人。

    他叹了一口气,把成仲宇的尸体放到了地上。昨日还风骚入骨的老板娘眼睛睁得大大的,唇边有血迹,四肢大开的横在门口。他细细搜索了一番春风楼,却发现少了一个人,诸葛琛不见了。

    昨天晚上,他们可是都留在春风楼过夜的,为什么成仲宇在,他竟然不在?他的武功并没有成仲宇高,卿衣杀人也并没有要留活口的想法,为什么没有见到他的尸体呢?可惜成仲宇死了,要不然倒是能问问他。除非,他昨天没在春风楼过夜?或者,他跟卿衣是一伙的?

    不会的,卿衣杀了成仲宇一行人是因为他们封了她的内力并且将她送到他的床上,毁了她的清白身。若诸葛琛跟卿衣是一伙的,他为何不救走卿衣呢?亦或者他们的目标是他,想杀了他?那为什么卿衣却又放过他呢?

    武林盟主x魔教妖女(五)

    春风楼的血案本来应该只是惊动了官府,却因为前任盟主的儿子成仲宇的死在武林也引起了一番风浪。身为凶案现场的第一目击者,君煜泽也在成华的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说一定会找到凶手。至于内心里怎么想的众人就不知道了。

    “出来。”君煜泽勒紧马缰,厉声喝到。树林里只有叶子被风吹的飒飒作响,没有身影出现。“不知道是哪位人士,一路跟随君某是为何?”君煜泽拔剑从马上跃起,向着树林某一处刺去,卿衣一扭腰,躲去了男人的这一刺,只有衣裙的下摆被削去了一片,飘飘荡荡的被男人握在手里。

    “喂,你怎么不打招呼就打人呀?”卿衣站在树枝上,朝着树下的君煜泽嚷道。

    “我记得我刚刚问过了。”君煜泽看到出现的人儿,将剑重新放回剑鞘里。“哼,你问的是人士,可人家是姑娘呀,肯定不理你啦。”卿衣狡辩道。

    “狡辩。”君煜泽看着卿衣站在树枝上,轻盈得好像一阵风吹过来就能把她吹落在地,“下来。”虽然知道卿衣的轻功很好,但他还是心里一阵紧张。

    “那你接着我哦。”卿衣从树枝上直直的跳了下去,落到君煜泽张开的怀抱里。“你怎么就这么跳下来了,如果我没接你呢,如果我没接住你呢。。。。。。”责备的话被少女的香唇堵回了肚子里,小小的舌头伸进他的嘴里,纠缠住男人的舌头起舞。有细细的呻吟从两人的唇齿间溢出。

    “我知道你会接住我的。”卿衣勾住男人的脖子,踮起脚吻了吻他的额头,“我想你了,君煜泽。你想我吗?”

    君煜泽被卿衣的表露心意震惊了一下,耳尖处红的滴血,虽然他有了未婚妻,但也有不少正派的姑娘向他告白,江湖儿女是比大家闺秀少了几分矜持,但他身边的都是大家族的女儿,比起卿衣的坦白还是多了羞涩的。

    “你想不想我嘛?”卿衣却有点不耐烦了,她把自己整个人都缠在君煜泽的身上。

    “下来。”君煜泽脸一板,想直接把卿衣扔在地上,又怕伤了她。

    “不下,除非你告诉我你想不想我。”

    “不想。”

    “你。。。。。。你。。。。。。你。。。。。。”卿衣气的从君煜泽的身上跳了下来,转身就要离开。却被君煜泽抓住了手腕。她顿时停住了脚步,等着君煜泽向她道歉,哄哄她。

    “春风楼的人是不是你杀的。”卿衣气冲冲的看向他,“就是我杀的,就是我杀的,有本事你杀了我呀。”

    “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君煜泽将她拉回自己身边,剑从剑鞘中露出一截架在少女颈边。泪水打在银色的剑身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君煜泽慌的把剑从少女脖子旁边拿开,用手拭去她眼边的泪水,“哭什么,你还怕死啊。”

    “你都要杀了我了,还管我死不死啊。”卿衣的脸颊蹭了蹭男人温热的大手。

    “我只是吓吓你啊。为什么要杀了那些人。”经过刚刚的事,君煜泽也不敢审问她了,只能温温柔柔的问。

    “谁让他们陷害我的,不仅封了我的内力,还。。。。。。还。。。。。。还。。。。。。”

    “夺去你的身子的人是我,那你为什么不杀我。”

    “因为你啊。”卿衣挣脱了君煜泽的禁锢,立马运起轻功就飞走了,“侍候的本姑娘还不错。”

    武林盟主x魔教妖女(六)

    君煜泽走进客栈的时候发现掌柜的看他的眼神很不一样,“君公子。”在他踏上上楼的台阶的时候,掌柜喊住了他,“今天有个姑娘来找过你。”

    他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你怎么跟她说的?”

    “老身跟她说您出门在外,尚未回来。”

    “嗯,麻烦你了。”君煜泽朝他点点头,走上了二楼。客栈掌柜张了张嘴,想说那姑娘之后就说自己就去楼上等他,刚刚还叫了小二的送了热水上去。

    君煜泽走进房间里的时候,就看到了硕大的屏风遮蔽住了他的视线。屏风上映了一个窈窕的女子身影。“是谁?”他冷声问道。

    “阿泽,你回来啦。”卿衣高兴地从浴桶中站起了身子,秀发湿漉漉的搭在背上,双颊被热气蒸的通红。君煜泽看着屏风上方露出来的脸庞惊了一下,“你怎么过来了?”

    “嘻嘻,我不是说了我想你了嘛,所以我就过来找你了呀。”

    “我以为刚刚你已经见过了。”卿衣笑着又坐回了浴桶中,“呐,你不想我吗?所以我回来找你了呀。”君煜泽被卿衣的话一噎,“嗯。。。。。。阿泽,你过来帮我擦背好不好?”

    “自己弄。”

    “可我后面够不到嘛。”卿衣软绵绵的撒娇。

    君煜泽绕过屏风,走进里间。长发被少女用手撩到前方,勾勒出漂亮的胸部曲线。少女趴在浴桶的边沿上,本就丰满的胸被挤出了一条诱人的深沟。

    君煜泽慢慢走上前,卿衣姑娘将手上的毛巾扔给他,“给我擦背。”

    洁白的毛巾抚过少女背上的每一寸肌肤,君煜泽的呼吸渐渐粗重,毛巾什么时候掉进了水里,男人的手替代了毛巾在少女的背上摸索。卿衣的呼吸也渐渐变得甜腻,身子越来越软,快要软在了浴桶里。被君煜泽的双臂一捞,“回床上?”

    “人家澡还没洗好呢!”少女不愿意。君煜泽却没说什么,他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跨进了浴桶里,“那我陪你一起洗。”

    ~~~~~~~~~~~~~~~~~~~~~~~~~~~~~~~~~~~~~~~~~~~~~~~~~~~~~

    昨天为了双十一拼搏,所以没有更qaq

    武林盟主x魔教妖女(七)(h)

    满满的浴桶因为多了一个人,水被溢出了许多,卿衣有点不开心,“水都漫出去了,很冷的。”

    “没关系,我会让你热起来的。”君煜泽将卿衣抱在了怀里,灼热的体温让卿衣发出满足的叹息。君煜泽吻住卿衣水润的红唇,唇瓣与唇瓣相接,舌头划过丰满的唇肉,舔过敏感的牙龈,流连光滑的上颚,缠住卿衣的香舌嬉戏。卿衣感到尾椎骨传来一阵酥麻,私密处有花蜜滴在屁股坐着的男人粗壮的大腿上。卿衣羞红了脸,引得君煜泽几声轻笑。

    他的手从卿衣的头顶顺着青丝往下滑,被他触摸过的地方像被火苗灼烧后的滚烫,通红,君煜泽的手从少女的脊背滑到了挺翘的臀部,沿着诱人的臀沟探到了滴水的花户。他用手指拨开守着花户口的花瓣,轻掐了一下作为惩罚,食指探进温热的小穴里搅动,使得少女发出高亢的呻吟。

    “嗯。。。。。。进来。。。。。。阿泽。。。。。。进来。。。。。。进来啊。。。。。。”

    君煜泽额间也有了汗水,他拥着卿衣的力气也越发大,像要将卿衣捏碎似的,唇在少女的脸上胡乱的亲吻着,将早已挺立的宝剑送进那紧致的剑鞘里。坐姿使得男人的巨物插入得特别深,顶开那小小的子宫口,刺进那幼嫩的子宫里。卿衣被这强烈的快感给弄的理智全无。嘴里随着男人的一次又一次的冲刺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呻吟。挂在桶边的小脚上涂着红色的蔻丹,脚尖因快感绷得直直的,卿衣感到她的世界中除了那摆动的红色,只剩下雪白了。

    “嗯。。。。。。轻点。。。。。。轻点。。。。。。。阿泽。。。。。。轻点啊。。。。。。”锋利的指甲在君煜泽的背上留下了一道道红痕,些微的刺痛感刺激得男人的动作越发没有节制。

    “不要了。。。。。。不要了。。。。。。慢点啊。。。。。。阿泽。。。。。。啊。。。。。。”卿衣的嗓音因为长时间的呻吟变得沙哑,君煜泽没有理她,埋头继续动作。嘴咬住少女嫣红的乳尖往外拉扯,牙齿磨着脆嫩的红果,有血丝出现。男人用舌头舔去涌出的血珠,舌肉触到伤痕带来的微微的疼痛感,让本就在高潮的临界点徘徊的卿衣呻吟着泄了。

    高潮后的小穴里越加紧致湿滑,泻出的透明的花蜜被巨物捣成白沫,伴随着巨物的进出挤到了小穴外,消失在水里,只有那肉体碰撞的“啪啪啪”声证明了他们的存在。

    本来是想来问客人是否要叫晚膳的小二走到门口,刚要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女人的甜腻的呻吟,红着脸又退下去了。一转身,却撞到了一个玄衣男子。这年头,还有人听墙脚的,小二胡思乱想着向男人道了歉,摇着头走开了,邻居家的老夫子说这叫什么,世风日下啊,对啊,世风日下啊。

    诸葛琛站在门口待了一会儿,听着里面似乎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冷笑着离开了。

    ~~~~~~~~~~~~~~~~~~~~~~~~~~~~~~~~~~~~~~~~~~~~~~~~~~~~~

    今天上的大肉哟~~~

    武林盟主x魔教妖女(八)

    君煜泽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左半边身子都快麻的不能动了。卿衣枕在他的左肩上犹睡得香甜。他将卿衣的头轻轻地从自己的身上移开,放在了旁边软绵绵的枕头上。却没料到卿衣一个翻身,手臂揽住他的腰,头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又睡去了。

    君煜泽叹息了一声,大手搭在少女光滑的脊背上,闭目养神等着怀中的少女醒来。

    卿衣在半梦半醒间蹭了蹭今天的枕头,硬硬的,热热的,跟以往软绵绵的枕头不同。在自己背部上下滑动的手带来的瘙痒让她睁开了眼,“嗯。。。。。。阿泽,难道你又想要了吗?”

    君煜泽听到这句问话立马气的弹了卿衣一个脑瓜蹦,睡眼惺忪的卿衣疼的睁大了双眼,“怎么打人呢?”

    “打的就是你。”

    “你们男人就是这样,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卿衣向君煜泽挥了挥拳头,可随着她起身的动作滑落的被子,露出的一大片雪白彻底破坏了这个示威的气势。

    “好好好,我错了。”君煜泽抓住卿衣小小的拳头放在唇边吻了一下,“你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席上有4个人,除了你我,有一个也被你杀了,还有一个你知道在哪儿吗?”

    “嗯。。。。。。那个人啊。。。。。。”卿衣作出思考的神色,余光瞟到君煜泽紧张的神色,噗嗤一笑,“放心了啦,我没有杀他。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没看到他。”

    “也就是你也不知道他在哪儿,对吗?”君煜泽的神色没有了刚刚陪她玩闹的轻松,变得严肃起来。卿衣有点吓到了,“对。。。。。。对呀。我怎么知道他在哪儿呀。你问他干什么啊?”

    “他知道猜到你的身份了。”

    “猜到就猜到嘛,难道他还能杀了我报仇啊。他又打不过我。”卿衣不知想到了什么,笑着对君煜泽说,“你是不是在关心我啊。”

    君煜泽苦笑了一下,“我是在关心我自己。”

    “你怕他跟正派的人说你跟魔教的妖女在一起,损害你的声誉,对不对?”君煜泽的沉默让卿衣越发伤心,眼眶通红,她从君煜泽的身上坐起,看着男人的眼睛,“你嫌弃我,对不对?嫌弃我是魔教的人。”

    君煜泽移开了与卿衣对视的目光,从跟成家的人隐瞒凶手是卿衣时,他就已经不在乎自己的声誉了,只是他不能不在乎君家的声誉。君家屹立江湖数百年,不能因为他这个不肖子孙而使得它蒙羞。

    等不到君煜泽的解释,卿衣收拾了一下衣服,关门而去。“君煜泽,以后相遇,我们势不两立。”断成两半的椅子吸引住了君煜泽的目光,从初见到现在,卿衣给他的感觉一直是一个普通的轻功比较好的江湖小姑娘,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女是魔教圣女风卿衣啊,令无数正派人士闻风丧胆的风卿衣啊。

    这几天的武林显得异常不太平,现是春风楼众人的惨死,其中还牵涉到了前任武林盟主之子成仲宇的身亡,随后又有谣言称春风楼的凶案乃是现武林盟主君煜泽勾结魔教妖女风卿衣犯下的,搞的江湖中人心惶惶。不过这则谣言出现没几日,魔教妖女出来承认这则凶案确实是她犯下的,并丢下狂言说,要报仇尽管找她,她不介意送这些人去黄泉路相聚。并对众人认为她跟君煜泽勾结表示嘲笑。

    “且不屑与之为伍也。”

    ~~~~~~~~~~~~~~~~~~~~~~~~~~~~~~~~~~~~~~~~~~~~~~~~~~~~

    明天完结这个哟(*∩_∩*)

    武林盟主x魔教妖女(完)

    君家祠堂里

    君煜泽跪在冰冷的地板上,数百个先祖的令牌排列在灵堂上。门“吱呀”的打开,沈莞轻轻的溜进来,“君哥哥,我给你带了吃的,跪了一天很饿对不对?”她将怀中的纸包拿出来,“是很好吃很好吃的桂花糕哦。”

    君煜泽摆摆手,拒绝了沈莞送来的食物,“若被父亲逮到了,你会挨骂的,回去吧,我不饿。”君煜泽的跪姿端正,沈莞痴痴的看着他,“君哥哥,你真的要跟我解除婚约么?”她问,泪水顺着脸颊留下,她忙用衣袖拂去,她的君哥哥不喜欢爱哭的女孩子。

    “嗯。”君煜泽叹了一口气,不忍看沈莞现在失落的模样,“阿莞,你是个好姑娘。”

    “若君哥哥没有跟她有肌肤之亲的话,君哥哥会跟我在一起么?”

    “阿莞,世上没有如果。”

    沈莞沉默了半晌,“君哥哥,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她啊,任性,不听话,喜欢发小脾气,不学无术,无法无天。。。。。”

    “那君哥哥为什么喜欢她呢?”沈莞的话音里有着怨怼。君哥哥永远不知道她为他做了什么。他不喜欢爱哭的女孩子,她为了他学会坚强;他不喜欢蠢笨的女孩子,她为了他熟读各类通史。呐,可是他爱上的确是另一个处处不如她的魔教妖女么?

    “大概就是遇上她之后,我愿意包容所有她的缺点。”

    沈莞看着君煜泽的后背,抚着君煜泽被血迹染红的外衣,这是早上君父用藤条抽出的伤痕,“君哥哥,值得么?”君煜泽笑了笑,“她是值得的。”

    那我做的也就值得了,君哥哥。

    千峰顶上,风卿衣一身红衣,长发未束,随着山风飘扬,雪肤红唇,比君煜泽见到的任何一次都要美。

    “君煜泽,没想到我们还是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死不休。”她抽出长剑指向曾经耳鬓厮磨的男人,“拔出剑来。”

    两剑相交,发出长鸣,卿衣随着时间的流逝出手越发狠辣,招招直指要害。君煜泽的身上伤痕越来越多,血迹染红了白袍,唇却越发泛白,在又一次的杀招男人不躲不避之后,卿衣彻底恼了,她恶狠狠地垂下了剑,“君煜泽是男人的话就拿起你的剑,正正经经的跟我打一场。”

    君煜泽沉默苦笑,怎么办呢,就算到了这个时候,不死不休的时候,他还是不忍对她拔剑相向呢!

    “妖女,看剑。”卿衣转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刺去,却在离来袭的沈莞的脖子几寸的时候失去了力气。她低头看着胸前冒出的带血的剑尖,君煜泽满脸惊慌,他握住刺进她的身体里的剑鞘。

    “君哥哥,你没事吧。阿莞没有来迟哦。”阿莞,沈莞,就是那个他说的那个活泼可爱的未婚妻吧。在知道来人的身份时候,风卿衣突然发现她连质问的立场都没有了。

    千峰顶一战,以武林盟主君煜泽与魔教妖女风卿衣同归于尽为结果。尽管所有的武林人士均没有参加这次决斗,但唯一的目击者武林盟主的未婚妻沈莞归来后向武林宣告了这一消息。

    ~~~~~~~~~~~~~~~~~~~~~~~~~~~~~~~~~~~~~~~~~~~~~~~~~~~~

    想看he的可以看明天的番外哦,喜欢看be的也可以期待一下番外的肉哦~~~~~

    番外 温泉(上)

    千峰顶的绝壁下有着不为人所知的仙境,且没有其他入口,除了从千峰顶上跳下。这几天,卿衣一直在探索这从没有活人造访过的仙境。

    “阿泽,阿泽,你猜我发现了什么?我在后面看到了一个温泉哦。”

    “温泉?”坐在造好的茅草屋门前看书的君煜泽抬起头,对这个事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是啊,是啊。”卿衣拉起君煜泽就往温泉的方向跑,“走,我带你去看。”

    在竹林深处,确有一处温泉。水雾弥漫,不似凡间。君煜泽轻笑,“倒确是一处仙境。”

    卿衣看了看四周,没有动静。她想也是,阿泽现在一定又在看他那些四处搜罗的书了,才不会发现她偷偷不见了呢。她解开身上的衣物,停留在后颈处肚兜的系绳,脸红了红,还是没解开。慢慢滑下水里,温热的泉水温暖了冰冷的肌肤,卿衣发出满足的喟叹。

    “啊。。。。。。真舒服。”她用手舀起水浇到自己肩上。水珠划过圆润的肩头,引得身后君煜泽呼吸蓦地加重。风卿衣被这呼吸声一惊,立马回头,却看见自家情郎站在自己身后,“你来了怎么都不吱个声啊?”

    君煜泽俯身亲亲她撅起的樱唇,“卿卿这小女儿姿态倒是难得见到。”他的双手握在卿衣的肩上,冰冷的温度刺激得卿衣一阵瑟缩。她的小手覆盖在君煜泽的手上,“要不要一起洗?”

    “这是邀约么?”君煜泽的声音变得低哑,响在卿衣耳边,只令得她更加心旌摇曳。贝齿将下唇咬的越加嫣红,她羞涩的点了点头。

    君煜泽脱下了衣服,赤裸的走入了水中。将卿衣抱着坐在自己身上,雪背与背后温暖的胸膛接触的一瞬间,卿衣颤了颤。尝过情欲滋味的这身子如今日益敏感了,只是这简单的触碰,她都能感到下体滴落的蜜汁。

    绣着大红牡丹的肚兜入了水之后紧紧的贴在身上,凸显出高耸的胸部,两粒乳尖也将薄薄的布料顶出了两点。“这是等着相公我来为卿卿来脱吗?”

    番外 温泉(下)

    解开的肚兜在温泉里随着水波起伏,君煜泽的双手握住卿衣胸前颤颤巍巍的两团,手指捏住两粒红果挑弄。卿衣只觉得屁股底下的一团渐渐苏醒,抵在臀缝处。她的小屁股动了动,想逃开巨物的戳弄。卿衣柔软的臀肉在自己苏醒的巨物上摩擦,这个动作对于君煜泽来说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挑逗。他喘着粗气,抓起卿衣的细腰就把自己昂扬的巨物冲刺了进小穴里。

    卿衣闷哼了一声,小穴还未做够润滑,有点干涩,君煜泽的巨物尺寸又太大,只把里面的嫩肉磨的涩涩的疼。

    君煜泽听到卿衣的呼疼之后也是一脸的自责,他将巨物缓缓从卿衣的小穴里抽出,有温热的泉水流入到小穴里,湿滑了内壁,使得他的巨物再一次进入时小穴的嫩肉层层叠叠包裹着他,湿润,灼烫,全然不似刚刚的干涩。

    “在温泉里做还挺爽的啊。”君煜泽赞誉了一声,啄吻着卿衣的后颈。君煜泽耸动的动作越来越快,卿衣软倒在他怀里,小手撑在君煜泽的大腿上,指甲抠进君煜泽的腿肉里了。瘦弱的身子随着君煜泽的动作忽上忽下,翻腾起一片水花。

    卿衣和君煜泽两人的身上都是水珠,分不清是溅起的水花,还是剧烈动作的汗水。胸前的柔软随着卿衣起伏的动作荡出醉人的乳波,君煜泽抓住那两团,力道大的似要捏爆它们。卿衣瞥了他一眼,君煜泽没接收到里面的不满,只注意到卿衣眼角的媚意了。

    “嗯。。。。。。阿泽。。。。。。好厉害啊。。。。。。不行了。。。。。。”

    “啊。。。。。。要被插坏了。。。。。。要插坏了啊。。。。。。轻点。。。。。。”

    “相公。。。。。。阿泽。。。。。。轻点。。。。。。不行了啊。。。。。。”

    卿衣的呻吟低低的,哑哑的,只把君煜泽的心火都挑起了,他的动作越发粗鲁,紫红色的巨物撑开细嫩的花瓣,插入到紧窒的小穴中。

    不盈一握得楚腰被手掌勒出两道红印,雪白的胸脯上也残留着青青紫紫的吻痕和牙印,卿衣早就被插的晕倒在他怀中。君煜泽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披在两人的衣服,抱着自家娘子回家了。

    “君哥哥,千峰顶下有一处不为人知的地方。是娘亲临死前告诉我的。以前外公( 【慢穿】活色生香  ./1000/ )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