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穿】活色生香

第 3 部分阅读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小沙弥的手朝寺门的方向一指“在寺门外。”

    “速带我去。”他将袍袖一甩,跟着小沙弥向寺门外走去。

    走到寺门看到门外站着的女人,禅尘也不知自己是失望还是惊喜,大概还是失望的吧,看到不是卿娘的时候。

    姜娘子觉得自己心里突然涌现出了一股报复后的快感,卿娘妹子,这个男人终还是念着你的?你看到了吗,他的眼神那么慌乱,他的脸色那么苍白,他的拳头都握起来了。

    “顾卿娘死了。”姜娘子的话终还是打碎了禅尘仅存的希望,对于这个抱着孩子的女人,他还是有些微的印象的。在那性情大变的三个月里,卿娘不止一次跟他说过这个她人生中最好的朋友。那时候他说什么的?他说,你才过了多久啊,你的人生还那么长,还能遇到很多人呢,怎么就知道这会是你人生中最好的朋友呢?

    却又怎知,她的人生中短到真的只有这么一个人生中最好的朋友呢!

    ~~~~~~~~~~~~~~~~~~~~~~~~~~~~~~~~~~~~~~~~~~~~~~~~~~~~~

    谢谢leon宝贝的大鱿鱼,mu~~~所以明天双更哟

    小福利之水果盛宴(上)

    男人推门进屋的时候发现屋里的灯都没开,“没听说她今晚有活动啊?”他心想,想到小女朋友,常年不见笑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意。他打开灯,准备给小女朋友打个电话,不知道她的消息他有点不放心。

    小女朋友比他小十二岁,性子有点娇气,在外人面前脾气有点软,在他面前那个任性哟。不过对于他来说,宠着小女朋友的脾气甘之如饴。毕竟岁数差距比较大,他对待小女朋友的态度有点像情人,有点像父亲,不过在自己生日这天,小女朋友不在家里等自己,而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他还是觉得有点心塞塞的。

    灯一开,男人倒吸了一口冷气,长条形的餐桌上漂亮的女孩赤裸着躺在上面,不,不是赤裸的,他走上前去。

    少女双目紧闭,微微颤抖着的睫毛泄露了她尚处于清醒状态中。面孔如白瓷娃娃般精致,红唇间含着一颗绿色的青枣,男人只觉得一股暗火往下腹处聚集。乳尖处两粒杨梅点缀在其中,乳肉被绿色的猕猴桃片覆盖,“万绿丛中一点红么?”他轻笑。

    双乳间夹着一排桔瓣,雪白的梨片将小腹的嫩白肌肤完全覆盖,凹陷的肚脐将一个小小的樱桃盛在其中。“这片景色叫什么?一树梨花压海棠?”他将樱桃拿起看了看,又放回了肚脐中,就看到了少女红霞遍布的脸庞。

    再下方。。。。。。男人的笑容凝结在嘴边,双眸间有欲火暗含在其中,香蕉被剥了一半的皮塞在小穴里,一片蕉皮正正地覆盖在花户口。男人握住香蕉剩余在外面的部分,往里塞了塞。少女闷哼了一声,身子往后移了移,男人有点奇怪,“嗯?怎么塞不进去?”

    他将香蕉从少女的小穴里拔出,带出了一大摊的花蜜,以及。。。。。。几粒紫红色的,滑溜溜的,沾满花蜜的。。。。。。葡萄。

    男人只觉得全身燥热难忍,他将领带松了松,吻住了少女的唇。。。。。。上的青枣。想象中的柔软的触觉突然变成坚硬的青枣,男人内心了也是日了狗了。少女却“咯咯”的笑开了,很快,笑声就消失在男人严厉的一瞪中,她撅了撅嘴,拉下男人的头,送上自己的香吻。

    ~~~~~~~~~~~~~~~~~~~~~~~~~~~~~~~~~~~~~~~~~~~~~~~~~~~~~~

    每天上线看到小天使们的留言,更文都有动力了呢~(@^_^@)~

    禁欲和尚x风流村妇(完)

    “这个孩子是?”

    姜娘子看了看怀里的婴儿,他睡得很香,“卿娘是难产死的,临死前让我把这个孩子交给你。毕竟。。。。。。”

    禅尘的眼里涌上了泪意,他眨了眨眼,伸出手将孩子抱进自己怀里,“把孩子交给我吧。”

    手里的肉团软的似乎一用点力就能把他捏碎,也许是血脉相连的原因,虽然禅尘抱孩子的姿势不太标准,但孩子吐了吐泡泡,头枕在他手臂上沉沉的睡去了。这是他的孩子,与他血脉相连的孩子,是他生命中最爱他的女人给他生的孩子。

    “他叫什么名字?”

    “卿娘说让你取吧。”

    “忆卿,安忆卿。”

    “他终是念着你的。”卿衣回头看了看旁边呈透明色的女子,“你现在可以放心去投胎了吧。”

    卿娘笑了笑,原本美丽的脸庞更显风华,连素来见多了美人的卿衣都惊艳了一下,双颊处的红晕晕染到了唇上,就像涂了最上等的口脂,眉间缠绕着的忧愁一扫而光,“谢谢你,卿衣姑娘。”

    “我们之间何必这样客气。”卿衣摆了摆手,“走吧,我送你去地府,肯定让阎王来世给你投个好人家。”顾卿娘回头看了看那个抱着孩子的高大僧人,渐离渐远间与幼时那个挡在她身前的男孩重叠。禅尘似有所感,朝他们两人离开的地方看了看。

    送走了顾卿娘,卿衣不禁想起那个女人在临死前强烈呼唤她的瞬间。在完成任务后,卿衣就把身体的主导权还给了顾卿娘,自己躺在她的灵识里偷懒。在顾卿娘怀孕的时候,她就劝过她打掉这个孩子,找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嫁了。以她的才貌,就算不是处子之身,也不缺愿意娶她为妻的人。可那个一向温柔的女人却变得坚韧起来,她毅然离开了大同村,去县城里租了一个小院子,执意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抚养长大。可却没想到这个孩子却要了她的命。

    “若我死了,卿衣姑娘能陪着我去看着姜姐姐把孩子交给安大哥吗?”

    “怎么?你还不信姜娘子啊?”

    “没。。。。。。没有。。。。。我。。。。。我只是。。。。。。”

    “你只是想去看他一眼,对吧?”真搞不懂那个男人哪来的那么大魅力把你迷的五迷三道的。卿衣在顾卿娘的灵识里翻了翻身,咕哝道。根本就不知道顾卿娘现在正在生死间徘徊。听到卿衣的话,顾卿娘只是露出一个脆弱的笑,无力去回话了,身下的痛永无止境,耗去了她身上所有的力气。

    十八年后,普济寺再次敲起丧钟,最负盛名的禅尘住持圆寂。

    ~~~~~~~~~~~~~~~~~~~~~~~~~~~~~~~~~~~~~~~~~~~~~~~~~~~~~~

    这是个悲剧,但可能对他们来说这是最好的结局了。从禅尘决定出家为僧的那一刻起,结局就注定了。最重要的是,作者我从来没准备让禅尘还俗啊quq

    温润老师x纯情学生

    顾越是第一中学最负盛名的老师,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的教学履历确实很好看,带出的几届学生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另一部分则是因为他的人也很好看,在一群大腹便便或骨瘦如柴的男老师中,1。82的顾泽有着不亚于模特的标准身材,六块线条流畅的腹肌以及若隐若现的人鱼线,都使得他成了众多女老师的春梦对象。

    “把安卿叫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办公桌前的男人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装裤和皮鞋,正认真的批改作业。

    “好的,老师”。班长搬着批改完的期中试卷走出办公室,在途中还是没压抑住自己的好奇心,找到安卿的试卷,血淋淋的“36”分告诉了他安卿又一次被请进办公室的原因。

    “安卿,顾老师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正埋在书桌下看手机的女孩子抬起头,满脸无辜,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班长,“哦。”她应了一声,慢吞吞的走出教室,似乎是等着人告诉她这只是一场玩笑。

    “老师。”少女推开门。惊了正俯着身子,露出深沟的女老师一跳,“对不起,陈老师,我找我学生有点事,能麻烦你。。。。。。”看了走进来的女学生一眼,明白今天是不能做什么的女老师也不想再留下去了,“没关系的,顾老师,那我不打扰你了,下次再来请教你。”

    “过来。”男子低沉的声音惊醒了正盯着女老师穿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走出去的少女。她抿了抿唇,慢慢的挪到男子身旁。

    第一中学的校服不像普通学校的长外套长裤,修身的白色衬衫显出少女姣好的曲线,齐膝的格子百褶裙显得少女的腿又长又细,顾越将少女拉到自己两腿之间,双手环抱住少女细细的给她讲题,有了反应的肉棒抵着少女的臀缝,他的声音越发低沉,带着一丝情欲的沙哑。

    “有没有听懂?”他在少女耳旁轻轻的问到,呼出的热气熏红了少女的耳朵。他双手一使力,将少女彻底的控制在自己怀里,被肉棒狠戳了一记的少女一声娇呼,满脸无措的看向温文尔雅的老师,“老师,你裤子里有东西,刚刚戳疼我了”。

    ~~~~~~~~~~~~~~~~~~~~~~~~~~~~~~~~~~~~~~~~~~~~~~~~~~~~~~

    明天双更,谢谢leon亲的刨冰~~~爱你么么哒

    小福利之水果盛宴(下)

    少女的手探到男子的下方,隔着西装裤握住灼热的巨物,“硬了?”她笑着对男人说。男人挺了挺巨物,“为你而硬的。”

    男人解开身上的衬衫,裤子,扔在地上。男人俯下身,“想吃什么?”少女舔了舔唇,“想吃肉。老公要给我做饭么?”

    “小吃货,我问你想吃什么水果?”他咬起两乳间的一瓣桔子,鼻子尖呼吸的满是乳肉的香味,他将桔子送到少女的嘴边,“有没有很甜?”

    少女羞红了脸:“你怎么这么坏呀?”

    “坏?还有更坏的呢!”他用唇堵住了少女下面因为香蕉长期塞着还微微张着的小口,舌头伸进去,勾弄着里面残余着的樱桃。少女的疑问在男人的动作下都化为了“嗯嗯啊啊”的呻吟。男人用舌头从少女的小穴里勾出一粒葡萄,渡到少女的嘴里,“这个葡萄一定很甜,毕竟是小乖你自己催熟的。”男人舔了舔唇,“上面还有小乖的香味呢。”

    “老公~~~”

    男人不理少女的羞恼,他将少女的双腿掰的大大的,少女的双脚垂在餐桌的两侧,男人扶着自己粗长的巨物送进了少女温热潮湿的小穴,引得少女一阵惊呼,“老公。。。。。。老公。。。。。。不行。。。。。。里面还有葡萄啊。。。。。。啊。。。。。。”

    少女的话反而激起了男人心底深藏的暴虐欲望,他嘴里叼着少女嫣红的乳珠,用牙齿轻磨着顶端,下身快速的耸动着,“老公给小乖榨葡萄汁喝,好不好?”

    “嗯。。。。。。不要。。。。。。不要。。。。。。我。。。。。。不要。。。。。。喝。。。。。啊。。。。。”

    “老公。。。。。。轻点。。。。。。轻点。。。。。。啊。。。。。。停下啊。。。。。。”

    “不行啦。。。。。。啊。。。。。。我要泄了呀。。。。。。啊。。。。。。泄了。。。。。。泄了啊。。。。。。”

    高潮后的少女犹如小死过一般,只能喘息,被汗水沾湿的乌发一缕一缕的散在四周,男人温柔的替她拂去脸上的青丝,吻吻她的额头,将泄过后疲软的巨物从少女的体内拔了出来,带出一大片紫紫白白的液体。

    “老公抱你去浴室清洗一下?”

    “嗯。”至于到了浴室里,男人还会不会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连一根手指头的不想动的少女已经不想知道了。

    温润老师x纯情学生(三)

    “顾越来了啊”。安妈妈打开门,笑着对外面的青年打招呼,“卿卿在卧室呢。阿姨在做饭,就不陪你上去了啊。”

    “没事的,阿姨。”顾越换上安妈妈特地为他准备的拖鞋,“卿卿这次期末考试成绩有提高吗?”

    “哎呦,说到考试就要感谢你了,卿卿自从有了你的指导之后,成绩就如飞猛进。”安妈妈暂停了手下炒菜的动作,“今晚留下来吃饭啊。阿姨要好好的感谢你。”

    顾越点了点头“不用了,阿姨。我先上去辅导卿卿功课。”

    “嗯,好,你去吧。”安妈妈笑看着青年抬步走上二楼,这么优秀的男孩子,要不是他跟自家卿卿的年龄差距大了点,她真想预约了做女婿。

    顾越推开门,就看到少女趴在书桌上睡得正香。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粉嫩嫩的嘴唇嘟着,不时地还砸吧砸吧。他转身将门反锁,然后走到少女身边,拍了拍她的脸颊,“小懒猪,起床啦。”

    “老师,你怎么来了?”安卿迷迷糊糊的一醒来就看到顾越那张放大的俊脸,下了一大跳,身子直直的往后仰,被男人险险就起,才没摔倒地下去。

    “毛毛糙糙的,怎么这么不小心?”顾越扶着她坐好。安卿扁了扁嘴,要哭不哭的样子,“都是老师吓到我了咩。”

    顾越狠狠刮了一下少女挺翘的鼻子,“敢情还是我的错了呢。”

    “哼╭(╯^╰)╮。”

    顾越为什么会出现在安卿家里,还这么悠闲呢?追女朋友就是要不择手段,更何况是他家这种还没开窍的女朋友。在知道安妈妈在发现自家女儿数学成绩差的天怒人怨的时候,想为她找个家庭教师的时候,顾越就过来毛遂自荐了。一想到顾越是女儿的任课老师,对安卿的课程进度肯定了解的比较清楚,安妈妈就同意了。才不是她看人家顾老师长的比较帅才同意的呢。

    “布置你的作业写了吗?”顾越翻开少女的作业本,一页一页的查看。

    “做了,不过好多不会。”

    “来,这儿应该这样写。。。。。。”本来准备过来给安卿他们送水果的安妈妈听到里面温柔的讲解声,又默默地离开了。

    “卿卿,妈妈再出去买点儿菜,你好好的跟着顾老师学习哦。”

    “好哒。”单蠢的安卿并没有发现听到安妈妈锁门的声响后,身边男人露出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

    本来准备今天写肉的,但今天登陆了剑三之后,被开了95后的剑三搞的完全没心情了t_t,明天双更

    温润老师x纯情学生(四)

    因为是在自己家,少女穿的非常休闲,一件长到膝盖的套头t恤,上面还印着一个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姑娘。不过这个姑娘没有他家小白兔漂亮,这是顾越细细观察后的想法,他家小白兔扎两个麻花辫肯定很萌的,可是好像没看到过哎,哪天让他家小白兔扎个给他看看。

    “老师,老师。。。。。。”少女的呼唤叫醒了走神的顾越,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不起啊,老师走神了。”

    “没事哒,我也经常走神的。老师看看,这题应该这么写吗?”顾越俯下身子,看少女指给他的有疑问的那道题,套头t恤的领口有点低,因为少女低着头的原因,顾越一俯下身就能看到内里的风光,他的呼吸一滞,小白兔没穿内衣。少女初具规模的胸房没有胸衣的束缚,在衣服里因为她时不时的动作活蹦乱跳,两粒茱萸在雪白的肌肤下显得越发鲜艳。

    “没穿内衣?”他在少女耳边轻轻的问,少女的耳垂霎的通红,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话还是他喷在耳边的灼热的呼吸。少女揪紧了领口,跳到了一边,“我。。。我。。。我忘了,老师快出去,我穿。。。。。。穿。。。。。穿一下。”因为紧张,少女说话变得结结巴巴的。

    顾越却显得分外闲适,他伸直了双腿,靠在椅子上,“没关系,你穿啊,老师又没有不允许你穿。”

    “可是。。。可是。。。老师是男生啊。。。。。。”安卿有点不知所措,“男生怎么能看女生穿衣服呢。”

    “安卿同学,你是不是不想学习了,所以在这边拖时间呀。”

    “没有啊,我没有的,老师。”

    “既然你自己这么难穿,那老师帮你吧。”顾越走到少女身旁,双手握着t恤的下摆,慢慢的往上拉,少女紧闭上了双眼,长长的睫毛不停的眨啊眨,却没有反抗。这给了顾越继续下去的勇气。

    “胳膊抬起来,老师先帮你t恤脱了。”少女身上只着了一件粉色的蕾丝内裤站在粉色的卧室里,就像是被珍藏着的芭比娃娃,顾越走到衣柜处,没花多久就找到了与内裤同款的胸衣,他站在少女背后,呈拥抱的姿势帮她穿上前扣式的胸衣,本来就丰满的胸房在胸衣的衬托下更加波涛汹涌,顾越的视线落在少女胸前深深的沟壑处,不敢呼吸,生怕这只是一场梦。

    “老师,我可以把t恤穿上了么?”

    “你冷么?”

    “我不冷。可是。。。。。。”

    “不冷要穿t恤干嘛呢,t恤是用来保暖的。”安卿有点不开心了,“那老师不也穿着衬衫吗?”

    “难道你要老师脱下吗?老师不介意哦。”

    “啊!!!”

    温润老师x纯情学生(小h)(五)

    虽然说要脱了衬衫,但看来顾越只是开玩笑,他拥着安卿回到书桌旁坐下。“做作业有没有做烦了?”

    “所以今天是结束了吗?”听到顾越这么问,安卿瞬间开心起来。下课了就代表老师要离开了,老师离开就代表她可以穿上t恤了,最重要的是,她真的对理科一点都不感兴趣。

    “我们来玩游戏吧,谁输了就脱一件衣服,好不好?”

    “可是这对我不公平,我就只剩了两件了。”顾越看着少女不满的脸。心底暗笑,鱼儿上钩了。

    “这样吧,你赢了的话就可以穿一件好不好?”

    “可我玩游戏肯定玩不过老师。”

    “那你现在可以再穿两件,只可以再穿两件哦。”少女开开心心的跑到衣柜去翻找衣服了,好像赚了多大便宜,顾越在后面为少女的智商扶额暗叹,既然知道玩游戏肯定玩不过,那么穿一百件也没用啊少女,只是衣服脱光的速度快慢的问题。

    “你输了哦。”少女有点气恼,但想到下一轮只要自己赢了,还是可以穿回衣服的。乖乖的把紧身背心脱掉了,露出顾越刚刚给她穿上的粉色胸衣。

    “输了,脱吧。”少女扁了扁嘴,脱下牛仔短裤。

    “呀,我赢了,老师快脱,快脱。”安卿高兴地跳起来了,她兴奋的穿上了牛仔短裤,得意的看着满脸无奈的脱衬衫的顾越,“老师,我也是很聪明的哦。”

    “你又输了哦,卿卿。”

    “哼╭(╯^╰)╮,我下一盘就能赢了。”呵呵,刚刚让你赢一次是为了让你愿意继续玩下去,要不是自己放水,这个小笨蛋怎么可能赢。虽然心里在暗暗吐槽安卿的智商,但表面上顾越还是很给面子的点点头,“嗯,我相信卿卿下一次就能赢了。”

    “不好意思哦,卿卿,这次还是我赢哦。”少女手停在胸衣的暗扣上,有点犹豫,她是笨,但不傻,在一个男生面前脱下胸衣,露出乳房还是比较羞耻的。

    “卿卿,你该不会想耍赖吧。”

    “才不会。”不得不说,顾越的激将法很管用,安卿利落的脱下了自己的粉色胸衣。她双臂交叠在胸前,堪堪遮住两粒嫣红的乳尖。全身上下只剩了一件薄薄的内裤遮蔽。

    “好了,脱吧。”少女羞愤的脱下了粉色的内裤,眼泪含在眼眶里。惹的顾越一阵自责。他将赤裸着的少女抱到自己腿上,吻去眼睫上的泪水,“哭什么,老师又不是外人。”

    “可是。。。。。。可是。。。。。。”老师你也不是内人呀。少女未出口的吐槽消弭在顾越突如其来的热吻中。

    香舌被男人叼到嘴里,细细的品尝,嘴巴被堵住,少女只能用鼻子发出哼哼表示不满,都被男人无视了。他的一只手伸进少女的小穴里搅弄,另一只手揉搓着少女胸前的肉团,她还小,不多做点前戏,想接受他的巨物,安卿少不得吃点苦头。

    ~~~~~~~~~~~~~~~~~~~~~~~~~~~~~~~~~~~~~~~~~~~~~~~~~~~~~~明天上大肉~~~~~o(∩_∩)o哈哈~

    温润老师x纯情学生(h)(六)

    安卿在男人的挑逗下也动了春意,她的小穴里渐渐有了湿意,顾越将沾满花蜜的手指在少女的眼前摆了摆,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卿卿的味道很甜呢。”

    安卿少女被顾越的动作彻底惊呆了,她毕竟也是个青春期的少女,情窦初开间对自家又帅又有能力的顾老师抱了点不正当的想法也是肯定的,而且虽然嘴上不说,自家顾老师独独对她一个人那么好,还是有点小虚荣的。但这一点少女怀春间的好感并不代表要将最珍贵的处女身交出去。

    “老师,快放开我,我不要了,不要了。”安卿挣扎着要从顾越的身上下去,双手推避着他的怀抱。顾越一使劲,就把安卿彻底锁在自己的怀抱里了,“怎么了,是老师太孟浪了,吓到卿卿了吗?”

    “老师。。。老师。。。你不要这样子,我怕。。。。。。”少女把脸埋在顾越的胸膛里,泪水打湿了他的衬衫,所以没有看到顾越脸上的苦笑。

    “卿卿不喜欢老师吗?”

    “没有,我没有不喜欢顾老师。”

    “那卿卿难道不想一辈子跟顾老师在一起吗?”

    “一辈子?”安卿的声音里平添了几分不确定,她还小,一辈子那么长,真的决定了吗?

    “对啊,一辈子。老师喜欢卿卿,所以想一辈子跟卿卿在一起。”

    “我也想一辈子跟老师在一起。”

    顾越脱下了被少女泪水弄湿的衬衫,又重新抱住了少女,肌肤相亲时,少女瑟缩了一下。却还是红着脸,伸开双臂环住了顾越的腰。感觉到了少女的动作,顾越笑着吻了吻少女的脸颊。把她抱着放在了大床上,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上了床。安卿少女早在男子的手放在裤腰上就闭上了,他轻轻拍了拍少女的脸颊,“闭着眼干什么?有什么好怕的。”

    “我。。。我。。。我怕疼。”顾越爱怜的亲了亲少女的额头,“不怕啊,老师会注意的,不会弄疼卿卿的。”

    少女睁开眼,略带惊奇的抚过了顾越的腹肌。“一块。。。。。。两块。。。。。。三块。。。。。。四块。。。。。五块。。。。。。六块。。。。。。老师真的有六块腹肌哎。”

    “你从哪儿听到老师有六块的?”

    “大家平常都有谈啊,墨墨说经她久经沙场的眼光一看,顾老师有六块腹肌,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虽然已经猜到了答案,顾越还是不怀好意的继续追问道。

    “而且那里很大啦。”安卿破罐子破摔了。

    “那里是哪里啊?是这里,是这里,还是这里?”顾越拽着少女的小手抚过胸,抚过腹。最后来到了早已昂首挺胸的巨物上。少女被那灼热的温度吓了一跳,“好烫,好大。”

    “来,摸摸它,它待会儿可是能让你上天堂的。”

    手中的肉棒很大,很粗,很烫,上下滑动了下,也很长,少女偷偷瞄了一眼,又赶忙闭上了,嗯,还很丑。

    顾越却没什么耐心了,看少女下面足够湿润了,他跪在少女的双腿间,两根手指将穴口尽可能的撑开,巨物撑开穴肉慢慢的挤进了里面。少女的小穴里又热又软,因为是第一次的原因,极其紧致,他进入的有点困难,尤其在冲破那层隔膜的时候,少女因为疼痛,小穴里越发紧,缠的他有点进出不能。

    “卿卿,放轻松,放轻松点。”

    “好疼啊。。。老师。。。好疼。。。。。。”少女的脸上因为疼痛,红润的脸庞变得惨白,“老师,快进来吧,早死早超生。”

    听到少女的催促,顾越也不犹豫了,他一鼓作气的冲进了小穴的最里面,手指捻着花核,增加少女的快感,巨物进出的速度极其缓慢,等待着少女慢慢适应。

    “嗯。。。。。。老师。。。。。。老师可以了。。。。。。”

    ~~~~~~~~~~~~~~~~~~~~~~~~~~~~~~~~~~~~~~~~~~~~~~~~~~~~~

    明天继续肉啊肉~(@^_^@)~

    温润老师x纯情学生(h)(七)

    听到安卿说可以了,顾越也不再克制自己的力道,冲刺得越发用力,把少女狠狠的往床头撞去,又被他狠狠地拉回来,少女被顾越突然的加速顶得连呻吟都说不出来,只余急促的喘息,房间里所有的杂音在这一刻都消失了,只能互相听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

    少女的穴口一片泥泞,透明的花蜜被巨物捣成白沫,滴到床单上,沾到茂密的阴毛上,紫红色的巨物上面水光闪闪,男人进出的越发顺利,他将少女的双腿横劈成一字马的姿势,自己握着她的纤纤细腰大开大合的抽插起来,巨物捣弄得很深,次次顶到少女的花心,使得少女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求饶。

    “老师。。。。。。啊。。。。。。太深了。。。。。。太深了啊。。。。。。不行了。。。。。。”

    “慢点。。。。。。啊。。。。。。慢点啊。。。。。。好难受。。。。。。”

    “嗯。。。。。。啊。。。。。受不了啦。。。。。。老师。。。。。。老师。。。。。。”

    少女一声接一声的老师的求饶并没有让男人减慢抽插的速度,禁忌的关系使得男人越加发狂,更何况床第间的求饶本就是另一种的催情魔药。

    “乖啊,卿卿,马上就好了,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啊。”

    “嗯。。。。。。不要了。。。。。。我不要了啊。。。。。。”

    巨物抽出时因为插入的太用力总能带出鲜嫩的穴肉,身下清纯漂亮的少女因为他的巨物变得淫乱骚媚,脸颊布满情欲的红晕,双乳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娇艳的红唇里吐出一声声求饶的呻吟。

    “老。。。。。。老师。。。。。。慢点啦。。。。。。人家不行了。。。。。。”

    “啊。。。。。。慢点。。。。。。慢点啊。。。。。。”

    安卿被顾越突然加速的戳弄顶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她用拳头捶了捶男人的胸膛,却意外的听到了开门的声响,她恐慌的看了男人一眼。

    “妈妈回来了,怎么办?”

    顾越也听到了声音,他戳弄少女的速度越加快,用双唇堵住少女抑制不住的呻吟,一切的声响在男人的粗吼和少女的呻吟中结束。

    “顾老师,今天留在这儿吃饭吧。”安妈妈打开女儿的房门,就发现女儿的脸上红红的,屋子里好像还有点奇怪的气味,被风一吹就散了。风?窗户关的好好的,哪来的风?

    “哎呀,怎么把窗户打开了,怪不得屋子里这么热。”

    “阿姨,对不起啊,我是看空调吹太久了,想通通风,都没注意卿卿怕热了。”

    “没事没事,顾老师不用道歉,通通风也是好的,要不然屋子里都有奇奇怪怪的味道。”

    “我先下去做饭了啊,顾老师今晚留下来吃饭啊。”

    安妈妈刚一关上门,安卿就瞪了顾越一眼,“快点拿出来啦。”

    男人笑了笑,把一直藏在书桌下的左手从少女的裙子下方拿了出来,手里还有两只沾满花蜜的圆珠笔,他将圆珠笔放到少女嘴边,“要不要尝尝?”

    ~~~~~~~~~~~~~~~~~~~~~~~~~~~~~~~~~~~~~~~~~~~~~~~~~~~~~~

    明天继续上肉好不好?╭(╯3╰)╮

    温润老师x纯情学生(h)(八)

    陈卉敲了好几次门,屋里都没有人应,许是里面没人吧?她心想,敲门没有人应,窗帘也拉着,但也有可能是顾老师睡着了呀。睡着了的顾老师是什么样子呢,她窃笑了几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转了转门把手,门“吱呀”的一声,打开了。

    书桌前的顾老师抬头看向了不请自来的她,她的俏脸一红,“顾老师,你在呀,我刚刚敲你门,你没回答,我还以为你不在呢!”

    “嗯,有什么事吗,陈老师?”顾老师今天说话好像故意压低了,声线低哑,她的耳朵都要怀孕了哎。

    “额。。。。。。额。。。。。。是你们班的安卿,对,你们班的安卿,她。。。。。。她。。。。。。”陈卉苦心积虑地想着理由,没发现顾老师在听到安卿两个字时皱起的眉头。

    顾越安抚地拍了拍桌肚下的安卿,,将硬挺的巨物重新塞进了少女的嘴里,“安卿怎么了?”

    “顾老师,你们班的安卿也太不尊师重道了,她上课不听讲就算了,说她几句还顶嘴,而且连作业都不写了,还骂我,对,还骂我,这种学生素质真是有问题,不知道家里人都是怎么教的。顾老师,你可真要管管。”本来只是找个理由过来跟顾老师好好说说话的,真告状起来陈卉是越说越火大。

    “可能中间有什么误会吧,卿卿平常很乖的。”

    “卿卿?”

    “额。。。。。。我跟卿卿有点关系,可能没跟陈老师说过。”听到这句解释,陈卉并未想到别处,可能是安卿跟顾老师家里有点关系吧。一想到她在顾老师面前说了他家亲戚的坏话,陈卉就只恨自己刚刚嘴那么快干什么,这样顾老师对她的印象肯定很差了。

    “那可能是误会吧,顾老师家里的孩子,家教肯定不会差到哪儿去。大概是安卿同学这几天心情不太好吧。”

    “嗯,那就劳陈老师多多担待了,卿卿被我宠坏了。你放心,我会好好教育她的。”

    “额。。。。。。没事,没事,小孩子嘛,顾老师说说就好。”看到顾越好像没有继续留人的意思,陈卉尴尬地笑了笑,“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不打扰顾老师工作了。”

    “嗯,好的,那我就不送了。”

    陈卉一出门,顾越就拽着胯下少女的头发往自己的身下撞去,巨大的肉棒一下子顶到了少女的嗓子口,刺激得少女一阵干呕,嘴里被塞得满满当当,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少女的小手握在剩在外面的一截肉棒上下滑动,紫红的肉棒在少女的嫣红的小嘴里进进出出,,快感肯定没有插入小穴来的强烈,但男人的征服感无疑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安卿努力张大着嘴,使肉棒能更深的进入到嘴巴里面,舌头抚过每一寸肉棒,嗓子眼的剧烈抽缩似要将男人的精液吸出来。

    顾越也快要坚持不住了,在别人面前抽插自己学生的小嘴,用自己的肉棒征服自己最爱的女人,偷情的快感,征服欲的满足,使得男人在少女的嘴里又用力抽插了一阵,将精液泄在了少女嘴里,少女被突如其来的灼热的精液呛的咳嗽,“咳咳咳。。。。。。下次再也不要这样了,好难受啊。”

    “乖啊,下次老师肯定不泄在卿卿的嘴里了。”顾越将跪坐在地上的少女抱到了自己腿上,亲亲她咳的通红的眼睛。

    “刚刚陈老师过来时吓死我了。”

    “怕什么,万事有老师呢。”

    “哼╭(╯^╰)╮,谁知道老师到时候会不会被美色所迷,根本就不管我。”

    ~~~~~~~~~~~~~~~~~~~~~~~~~~~~~~~~~~~~~~~~~~~~~~~~~~~~~

    昨天出去浪了,回来晚了,寝室断网了,所以就没更qaq

    温润老师x纯情学生(h)(九)

    “老师现在就被你这个美色所迷。”顾越吻着脸红红的安卿,将她放倒在书桌上。深红色的书桌上面冰冰凉凉的,刺激得少女瑟缩了一下,顾越安抚性的亲亲她,把挂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拿起垫在了少女身下,“这样就不凉了。”

    顾越掀开少女的格子短裙,纯白色的内裤在花户处已经有了晕开的水渍,他用手压了压那块地方,“卿卿湿了。”

    安卿羞涩地闭上了眼,没有回答,好在顾越也没准备让她回答。他舔了舔那片湿处,使得沾湿的面积扩大,少女发出愉悦的呻吟,小腿绷得直直的,架在顾越的肩上,手紧紧的抓在桌沿,长长的指甲抠出一点点木屑。

    “嗯。。。。。。老师。。。。。。不要。。。。。。不要舔那里啊。。。。。。”

    “啊。。。。。。哈。。。。。。慢点。。。。。。慢点啊。。。。。。要到了。。。。。。到了。。。。。。啊”

    顾越脱下少女被花蜜彻底打湿了的内裤,放在鼻下闻了闻,“很香哦。”安卿被顾越这番动作给惊呆了,尚架在顾越肩上的两条腿都忘了放下来,顾越却没忘记。他就着这个姿势将早已经硬挺的巨物送进了少女小穴里。因为刚刚泄过一次的原因,小穴里绵软湿热,也足够润滑。顾越可以放心地冲刺,不必担心插坏还在发育中的少女。

    前一波高潮的快感还没有过去,安卿就被顾越的动作给顶得全身酥麻,手臂虚虚勾着顾越的脖子,娇艳的红唇在他脸上四处乱亲,口水沾了他一脸。顾越无奈的笑了笑,叼住少女唇瓣就是一发法式舌吻,吻的少女娇喘连连,再也不敢做坏了。

    安卿班上的学生觉得今天的安卿很奇怪,以往她也不是没有被顾老师叫到办公室受训,虽然今天被训的时间久了点,差不多三节课了,但安卿回来的时候脸上红红的,就像发烧了似的。走路也怪怪的,坐到位置上就再也没离开。而且一直用手抚着肚子,好像很难受。

    “安卿,你是不是生病了呀?”有平时玩的较好的女同学过来问道。

    “没事的。。。。。。啊。。。。。。”安卿说话感觉就像硬挤出来的,结尾处还带了呻吟,女同学更加慌了,她觉得安卿肯定病的很严重。

    “顾老师,顾老师,安卿病了,看起来好严重哒。”一看到在课间走过来的顾越,女同学就像看到了救星,慌忙汇报道。顾越看了看趴在课桌上的安卿,没说什么,走到她身旁,将她打横抱起,“我送她去医务室,下一节课你们跟任课老师说一下。”

    “好的。”

    “哇哦,顾老师好浪漫啊。”

    “公主抱哎!!!”

    “嘤~~~我也想要顾老师给我公主抱,让我天天生病都行。”

    “呵呵,你这么强壮,哪像人家安卿弱不禁风的。”

    “哼,谁知道她是不是装的,白莲花。”

    教室里的讨论打扰不到安卿和顾越了,安卿脸红红的,趴在顾越耳边说到:“老师,快点帮我把那个拿出来。”

    “咦,卿卿有什么东西在身体吗?”

    “老师,不要闹了啦。就是你放的那个圆圆的,快点拿出来。”

    “喊声好听的。老师就帮你拿出来。”

    “嗯。。。。。。亲爱的?”

    “不对。”

    “老公,快点帮卿卿拿出来嘛。”

    “好了,好了,不要撒娇了,待会儿到办公室,老师帮你拿出来。”

    “老师真好。”安卿“吧唧”一声烙了一个香吻在顾越的脸颊上。

    ~~~~~~~~~~~~~~~~~~~~~~~~~~~~~~~~~~~~~~~~~~~~~~~~~~~~~

    这个梗明天就更完结章了,撒花,开心o(∩_∩)o~~

    温润老师x纯情学生(完)

    海浪轻柔地拍打着岸边的岩石,细碎的白沙在金色的阳光下反射出晶莹的微光,蓝蓝的天空一碧如洗,不时地漂浮来几片白云,真是一个好天气。陈卉心想。

    婚礼的现场人来人往,她走到有着男方同事标牌的区域内坐下,朝已经坐着的几位老师微微笑了笑,“陈老师来的挺早啊。”旁边的钟老师跟她打招呼。

    “嗯,钟老师来的也挺早。”( 【慢穿】活色生香  ./1000/ )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