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穿】活色生香

第 2 部分阅读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嘴被男人堵住,呻吟都消磨在唇齿之间。她的指甲因为快感在男子的背上划出一片片红痕,被淫液沾湿的小屁股也胡乱的摆动着,迎合着男子的抽插。

    随着激烈的动作,快感急速累加,顾清依感到血液直充脑门,身体快要凌空而起,她大力吸允着男子的舌尖,将男子的身体压向自己柔软的乳房,满脸潮红,发髻凌乱,高潮来临的时候全身颤抖着,花穴疯狂咬着男子的巨物,花液溅射而出。

    高潮后的两人都有点疲惫,顾清泽搂着顾清依靠在车厢上,感受着高潮后的余韵。马车渐渐行走到了颠簸的一段石子路上。昏昏欲睡的顾清依感觉到体内巨物渐渐苏醒,变大,变硬,变粗。她不知所措的看了男子一眼,却逮到了男子嘴边的一抹邪笑。

    马车在石子路上一颠一颠,体内的巨物也随着一动一动,不比刚才的激烈,这一轮的欢爱能更清晰的感受到每一次的冲撞带来的不同感受,插的重了能顶到子宫口,顶得身子一阵酥软,插的轻了能感受到巨物突破重重嫩肉阻隔。

    傍晚住宿的时候,良辰美景去接将军和小姐下车的时候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同,除了自家小姐的脸红了点,将军的笑容大了点,车上的味道大了点,没有什么不同,吧。

    ~~~~~~~~~~~~~~~~~~~~~~~~~~~~~~~~~~~~~~~~~~~~~~~~~~~~~

    写番外都不想停了qaq

    禁欲和尚x风流村妇

    大同村是个很淳朴的村庄,当然,再怎么淳朴的村庄也会有不孝顺父母的子女,爱四处口舌的长舌妇,抛弃子女的狠心父母以及漂亮的门前是非多的女人。顾卿娘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有着普通农妇所没有的白皙细嫩的肌肤,弯弯的柳叶眉,娇艳的红唇,笑起来眼角带着一丝媚意。村里的女人们都认为这一定是个“狐狸精”,害死了公婆,逼走了丈夫。

    卿衣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宽大的床上,她抬起手看了看,五指纤纤,这是一个没有干过农活的女人的手。顾卿娘是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出生的时候母亲难产而亡,随后父亲就娶了继母,4岁被继母卖给安家做了童养媳,11岁未来公婆与未婚夫出门遇到山匪,未来公婆被杀,未婚夫被普济寺高僧所救,随后看破红尘,入了佛门,法号禅尘。

    而被几次抛弃的顾卿娘也心性大变,从4岁到11岁的7年,又深切的知道那个人是自己的未来夫君,不谈爱,但最起码是深深的依赖着那个人的,却被这么轻而易举的遗弃,于是顾卿娘就黑化了,禅尘如今已经是普济寺的高僧了,聪明,有悟性,又是住持的关门弟子,而普济寺是大寺,禅尘每个月都有一定的份例,这些钱都被他送给普济山下大同村的顾卿娘了,毕竟他如今并没有什么用钱的地方,他的本意是希望顾卿娘把这些钱好好存起来,以后当嫁妆,嫁个好人家。可陷在怨恨中的顾卿娘并不能理解他的好意,她把这些钱去买漂亮的衣物,昂贵的珠钗,上等的胭脂水粉,她跟越来越多的男人来往。却在那个人每次下山送钱的那天,打扮成他最喜欢的样子,站在村口,和他一起回家,就像村子里最普通的夫妻一样,等待着外出的丈夫。

    就连顾卿娘自己也说不清楚,她跟别的男人来往是希望这个男人生气了,再也不管她,安安心心的当他的得道高僧,再也不会被他的师父骂尘心未死;还是希望这个男人会吃醋,从而为了她还俗,他们可以做一对普普通通的夫妻。她会为他洗衣做饭,为他生儿育女,在农忙的时候和他一起下田农作,在闲时的午后为他缝补衣服,她不会再要华贵的锦缎,不要闪亮的珠钗,哪怕白皙细嫩的皮肤变得暗黄粗糙,哪怕窈窕的身段变得粗壮,只要有他在身边啊,这一切都可以。

    ~~~~~~~~~~~~~~~~~~~~~~~~~~~~~~~~~~~~~~~~~~~~~~~~~~~~~~

    这一个应该是悲剧

    禁欲和尚x风流村妇

    卿衣收拾了被顾卿娘感染的心情,翻身起床,屋子里有些灰尘,看起来有几天没打扫了。她问了问灵魂竟然没有消失的顾卿娘说:“你平常都不打扫的吗?”虽然被占去了身体,顾卿娘竟然也没有多大的怨恨,大概除了那个人,这个世界也并没有什么让她留恋的东西了吧。

    “我只要每次在他回来之前就打扫一下就好啦。”她说,“卿衣姑娘,你说你的任务就是跟他行夫妻之礼么?”

    “是啊。”卿衣从水井里打了水,找出抹布将屋子里都擦拭了一遍。“那你完成任务就会走了么?”顾卿娘急切地问。是不是有了肌肤之亲,那个人,那个人就愿意为她留在尘世呢?

    “你希望我走还是留?”卿衣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问。对于从没有爱过一个人的狐妖来说,凭着她的惊人的姿色,只要她勾勾手指,自有男人扑上来,从妖界的妖灵到凡间的书生,从狠戾的魔族到清冷的上仙。一想到上仙,卿衣自然就想到了帝泽上神,跟大部分女妖女仙一样,帝泽上神也是卿衣的男神哦,一想到自家又高又帅,法术高超的男神,卿衣觉得自己整个人心情都变好了呢,嘴角都露出了一丝笑意。虽然并没有看到卿衣嘴边的笑意,但与卿衣共一个身体的顾卿娘还是感到了卿衣从灵魂散出的愉悦气息,“卿衣姑娘有喜欢过一个人吗?等你真正的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知道我的答案了。”

    “为什么你会喜欢他呢?就算当初他父母未死的时候,他在你身边也并没有待你多好,后来他父母死了,他就去寺庙当了和尚,这简直就是个懦夫。”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他的好。”顾卿娘的声音里有着雀跃,“我还记得小时候我被村里的孩子追着骂是个没人要的野孩子的时候,他站在我面前保护我,他说,我是他的,就算我父母不要我,他也会要我的。他说过,他会要我的。”顾卿娘的声音渐渐转低,可是后来,为什么他也不要我了呢。

    “所以你才与村子里的男人不清不楚的吗?”

    “不清不楚?这种东西谁说的清呢,像我这样的孤身一人的妇人在家,那些人没的也会说成有的的。”

    “那你可以解释呀。”卿衣从厨房里找出南瓜切成块,放在米饭里一起蒸。她选择的时机很好,今天是禅尘下山给顾卿娘送银子的日子。

    “解释?且不谈解释了是否有人相信,我也想知道,当他知道了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会不会像小时候那样站在我身前维护我。”顾卿娘有点替不紧不慢的卿衣着急,“他马上要到了,你快点去村口迎接他呀。”

    “为什么要迎接?他不认识自己家的路吗?”卿衣反问道。几乎从出生后,因为资质极好,是家族里最有希望得道成仙的狐狸,她一直享受着整个家族的宠爱,父母连一句重句都不敢跟她说。长大后因为相貌在整个妖界也是数一数二的,被整个妖界的男妖们捧着,生怕她着恼,就连一向对女子不假辞色的帝泽上仙,也从未给她甩过脸子。当然这也坚定了卿衣一定要成仙的想法,等她成了仙,一定要跟自家男神来个亲密相处。可是,这种顺风顺水的生活也使得卿衣的想法以自己为重,想法似孩子般天真。

    “可是。。。。。。”顾卿娘欲言又止,妈蛋啊,卧槽啊,占据我身体的这是什么人啊,她会不会追人啊,以她这样子,何时能上了我家禅尘啊,我这辈子还能不能重新拥有我自己的身体啊。

    “唉,你不懂,男人就吃这套,你上腆着脸他反而不要,他就喜欢欲擒故纵的。尤其像这种闷骚禁欲的。”卿衣摇了摇头,她想她明白了这个身体的主人是有多蠢了。

    “呵呵。”

    “卿娘,我回来了。”男子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心理对话,卿衣转过身,看到了站在厨房门外的人,却整个人一愣。

    ~~~~~~~~~~~~~~~~~~~~~~~~~~~~~~~~~~~~~~~~~~~~~~~~~~~~~

    今天去玩了《后宫三千人》,简直欲罢不能~(≧▽≦)/~,虽然各种花式死t_t。假如我因为玩这个断更了,你们会打我吗qaq?

    禁欲和尚x风流村妇

    门外的男人有着光头也不能掩饰的英俊,身姿挺拔,气质温和,眉眼间有着悲天悯人的忧郁气息。可是帅的男人卿衣也见多了,让她怔愣的原因则是这个男人很像她男神啊,卧槽。她连忙呼叫划破时空界限送她来这个世界的玉灵,“玉灵,玉灵,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个渣男跟我男神长那么像?第一个世界的那个大将军跟我男神像也就算了,为什么这个人也跟我男神长那么像?”

    “攻略的男人跟你男神长那么像,你不是更有攻略的动力么?”

    “那到也是。”卿衣点了点头,“哈哈,这就当是我的福利吧。”卿衣在这边惊喜着这一福利,另一边世界的玉灵却撇了撇嘴,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什么福利,明明这些都是主人亲自设计好的,就是让她慢慢的学会去爱,这样才能把他早就看中的小白狐抱回家圈养。

    “怎么了?”禅尘问,唇角上扬的微笑消去了眉眼间的忧郁。“没什么,没什么,安大哥去桌上坐吧,我把还有一个菜炒完,就可以吃饭了。”

    “没事,我帮你生火。”禅尘走到厨房里,拿起柴火扔进炉灶里,“家里的柴火可还够用,不够的话我下午去山上帮你砍点柴回来。”

    卿衣将切好的土豆丝放进锅里,“不用了安大哥,家里柴火还够用的。”

    “嗯,不够的话就去街坊四邻家里买点,不要自己去山上砍,你一个女孩子家不安全。”

    “我明白的,安大哥,其实你还是关心我的,对不对?”

    “卿娘,你是我妹妹,我自然关心你。”对面一片沉默,他偏过头,从灶后面探出头看了少女一眼,少女的脸上一片沉静,“你看,他一点都不在乎你吧?”殊不知共用一个身体的两个灵魂正在进行激烈的争论,“我知道啊,卿衣姑娘,可是知道是一回事,还有希望又是另一件事。”

    “卿娘,那你什么时候会对他死心呢?”

    “大概在该对他死心的时候我就会对他死心了。”

    两人相互沉默着做完了最后一个菜,卿衣是在对卿娘进行思想教育,而禅尘还在因为刚刚的话伤了少女的心而感到愧疚不安。

    “卿娘,我不是。。。。。。”卿衣夹了一块茄子放进禅尘碗里,“安大哥,你不用说了,我明白的,有些事情强求不来。我会安安心心找个好人家嫁了的。”

    禅尘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有些话以哥哥的身份是可以说,但他毕竟不是她的哥哥,他只是她的前未婚夫。他自是明白这个卿娘还对他余情未了,只是她想要的他真的给不起。

    岁月悠悠地过去,转眼间卿衣已经来到这个地方将近3个月了,每个月底禅尘都会来给卿娘送钱,却又在吃过完午饭后立马就走。顾卿娘自是很想挽留他留下,哪怕只是干坐着不说话也是好的,更何况自从卿衣来到后,因为她不会主动找话题,只能禅尘主动问起她的生活。可如今身体的控制权在卿衣手里,她不会去村口接人,也不会在他提出要走后挽留,大概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地了解他的口味,禅尘才没有怀疑这个身体的芯子换人了。

    而卿衣也在这一段时间里交了一个好朋友,是隔壁的一个寡妇,丈夫早亡,留下一个遗腹子,族里的人根本不承认这个孩子,认为这是她跟外面的野男人生的杂种,将他们母子两赶了出来,于是姜娘子只能带着儿子回到了娘家,好在娘家的哥哥姐姐比较讲良心,将父母去世后留的一套茅草房让给了她。自此,姜娘子就住下了。只是孤儿寡母的,虽说有兄姐救济,但毕竟每个人家都有一大家子要养,也只能是杯水车薪。

    卿衣很喜欢姜娘子温婉的性格,于是就将卿娘屋里那些她不喜欢的,却很适合姜娘子的衣物都送了过去,时不时还借着做多了,一个人吃不下的由头送点吃的过去,姜娘子也将自家种的蔬果送给她,帮卿衣缝补衣物,一来二往间,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

    禁欲和尚x风流村妇

    禅尘在那天下午走到村口的时候,和前几次一样,那里少了一个窈窕的身影。他露出了一丝苦笑,大概人真的是这样,得到了不会珍惜,失去了又觉得可惜。不过这样也好,那个女子再也不会把心放在他这样薄情郎身上了,她值得更好的,而他也更愿意把自己奉献给佛祖。

    院子里很空旷,少了鸡鸭的嘈杂,少了生长的很茂盛的蔬果,只有少女一个人站在门口,一头青丝被一根白玉簪轻轻地挽着,有几缕垂在胸前,随着呼吸起伏着,上身穿着霜色的上衣,下身则是一条海棠红的下裙,她就站在门口看着他,就像妻子等着久久不归的丈夫,这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想法,这个女人本应该是他的,他情不自禁加快了脚步。只是是他自己把她舍弃了。

    屋子里被打扫的很干净,洁净的就像没有人住一样,柜子上的摆饰也都不见了,禅尘有点疑惑。“我马上要嫁人了,在镇子里,东西都搬的差不多了。我知道你今天应该会回来,所以跟你说一声。”卿衣站在他身后,给他解惑道。

    他惊讶地转过头,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他对你好么?”。最终,他也只能这么问道。“他对我很好。”卿衣将他拉到桌旁坐下,将碗筷交给他。桌子上的饭菜比以往都丰盛,虽说没有荤,但很显然都是用心做了的,可是他却全然失去了享受美食的胃口。

    “他。。。。。。家境怎么样?”

    卿衣将他爱吃的土豆丝放在他面前,“家境啊,他家里是世代经营米铺的,嫁过去也算是衣食不愁了。”

    “家里人好相处吗?”

    “他爹娘早死,家里只剩他一个。我嫁过去就是正头娘子。”

    “他多大了?”

    “24。”

    “比你大挺多啊。”

    “年纪大点会疼人。他原先有个夫人,没有留下一子半女就去了,以后这家产就是我的孩子的。而且他为了我把一应侍妾通房都遣散了。”

    “那他对你倒是挺好的。”禅尘只觉得喝下的红枣汤甜的发苦,苦的他心都要碎了。他应该高兴得不是吗?这个被他舍弃的少女终究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失神的他并没有发现少女在看到他喝下红枣汤之后唇边绽开的笑容。

    “好?是啊,挺好的。只可惜他不是我想对他好的人。”卿衣仰起头对着他笑,笑容里少了往日的柔情,多了点不可言说的妩媚。禅尘才发现今天少女与往日最大的不同是她抹了脂粉。白嫩的肌肤在腮红的映衬下多了粉嫩,嘴唇上抹了嫣红的口脂,少女一开一合间诱惑了她的眼。

    卿衣起身关上了堂屋的门,她走路尤其好看,腰肢摇摆间似水边随风摆动的杨柳,红裙的舞动点燃了禅尘心间的火,他只觉得有一股冲动,撕碎那红裙的冲动在他心间燃起。卿衣关门转身后就看到了这样子的禅尘,没有了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现在的他就跟天下所有的普通男子一样,被眼前的女色所迷。卿衣依靠在门上,她的手指一颗一颗的解开盘扣,上衣,下裙,中衣,中裤,肚兜,里裤,男人的呼吸随着衣物的一件件落下越发急促,却没有开口阻止。

    卿衣似是感到有点冷,她双臂交织在胸前,却将那乳沟勾勒得越发深,她的眉头微蹙,牙齿轻咬着下裙,“相公,抱我去床上好不好,奴家有点冷。”

    禅尘所有的自制力在这一句“相公”中灰飞烟散,他将卿衣打横抱起,走进卧室。

    ~~~~~~~~~~~~~~~~~~~~~~~~~~~~~~~~~~~~~~~~~~~~~~~~~~~~~

    前几天为了补考,临时抱佛脚去了qaq。从今天起恢复更新了哟,然后为了表示歉意,这几天会加更几章小福利。小福利都是肉哦,但是跟此文无关,只是作者君脑洞大开的产物,希望你们喜欢哟~~~~~~

    小福利之仰卧起坐(上)

    顾泽走进教室的时候,那个补考仰卧起坐的女生已经坐在软垫上了。补考的教室是借用的学生练健美操的教室,教室有一面墙是一片大大的镜子,教室很大,很空旷,许是没有桌椅的原因,少女小小的一团,成了唯一的点缀。

    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少女转过头,对着他嫣然一笑,两抹红晕爬上了顾泽的脸庞。顾泽是刚刚从学校毕业,如今在这个学校做实习老师,而今天本来应该是少女的体育老师来的,但体育老师临时有事了,就向带他的导师把他借过来给少女做个补考测验。

    “白依音吗?”

    “是的,老师。”少女笑起来很漂亮,简直太勾人了。顾泽心想。

    “额。。。。。。开。。。。。开始吧?”他有点紧张,说话都有点结巴了。顾泽其实也是个很优秀的小伙子,181的身高,因为每天坚持锻炼的原因,该有的肌肉也有,不似一般文科男生一样瘦弱。可因为学生时代都努力学习的缘故,他并没有交过女朋友,在男女关系方面还比较青涩。

    “老师介意我把外套脱了么?”少女并没有等他同意,就将外套脱下放在身旁。内里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顾泽站在那儿往下看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雪白的柔软和深深的沟壑。他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痒,咳了咳,说了一句,“你随意。”

    因为并没有其他人,顾泽准备自己跪在少女的脚上帮她压脚,少女却反对道:“老师坐在我脚上吧,跪在那儿压不住的。”顾泽一愣,脸红红的双腿岔开坐在了少女的双脚上,他似是想为这个姿势解释道:“正对着是可以看你做了多少个。”

    少女微笑了一下,“没事的,我不介意的。”她可真爱笑啊!顾泽心想。他有点不敢看这个过分漂亮的女孩子,微红了脸,低下了头,却因为看到的美景睁大了双眼。少女已经躺在软垫上,裙子因为双腿屈起的姿势而被撩了上去,露出黑色的蕾丝内裤,甚至有几根阴毛从那蕾丝的缝隙处露了出来。他的呼吸顿时急促了,他的理智让他抬起头来,不要这样盯着一个女孩子的私处看,但现实却是他的眼睛死死的看着少女的私处。少女在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后,就知道这个青涩的少女上钩了,她的脚在鞋子里拱了拱,拱到了顾泽渐渐苏醒的一团。他像被蛰到了似的,快速的跳离了,“要不。。。。。。要不。。。。。。”要不这个测验今天先不要做了吧,他想说,却又舍不得说出口。

    “老师,能帮我把窗帘拉一下吗?有点刺眼。”

    “好。。。。。。好的。”顾泽将窗帘拉好,一转身,却整个人傻了。少女将贴身的背心脱了,只剩下与内裤同色的蕾丝胸罩在上身,堪堪遮住两点,大片大片的乳肉露在外面。少女对他说:“老师能帮我把后面的扣子解下么?新买的内衣有点紧,会影响我发挥的。”

    顾泽鬼使神差的走上前去,解开了少女内衣的扣子,如今少女上身只剩下了毫无遮蔽作用的胸罩还在身上了。顾泽将那胸罩除下扔在了软垫上,将少女拥进了怀里,“这下不影响你发挥了吧?”他伏在少女耳边轻轻地问。

    少女露出了一个明媚的微笑,“嗯,谢谢老师。”她在顾泽唇上落下轻轻地一吻,挣脱开他的怀抱,走到垫子上躺下了,“老师,快点过来,帮我压腿。”

    ~~~~~~~~~~~~~~~~~~~~~~~~~~~~~~~~~~~~~~~~~~~~~~~~~~~~~~

    嘤嘤嘤,你们都不爱宝宝了,不给宝宝珍珠,还不给宝宝留言,宝宝不开心了,宝宝卡肉了t_t

    小福利之仰卧起坐(中)

    顾泽走到少女面前,跪在少女脚上,来遮掩已经下面拱起的一团。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视线看向少女欲隐欲现的私处,却发现视线一上移,就看到随着少女仰卧起坐的剧烈动作而剧烈跳动的大白兔。他慌忙倒吸了一口凉气,却不小心呛到了,“老师怎么?”少女起身趴在屈起的膝盖上,看向顾泽,双乳因为这个动作更加波涛汹涌。顾泽看了一眼红着脸转开了眼睛,:“没事,刚刚不小心呛到了。”

    少女“噗嗤”一笑:“老师真笨,都没喝水就呛到了。”顾泽慌忙解释:“刚刚吸了一口凉气,就。。。。。。就。。。。。。”呛到了。接下来的话在少女玩味的目光下被他咽下去了,明明他平常不是这样的,做什么都错,他有点懊恼。这一点因为在少女面前丢脸的懊恼却在少女接下来的一句“老师真可爱”中烟消云散了。

    “额。。。。。。继续吧。”他有点不知所措,在人生中的前二十几年中,他从未亲密接触过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却不妨少女一个熊抱将他扑倒在地,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少女脸上细细的毛孔,听到少女的心跳,跟他的心跳一样快。“老师,可不可以就直接算我过了,好不好,好不好嘛?”

    她的娇糯的嗓音响在他的耳边,胸前的两团隔着衬衫挤着他的胸膛,他虚握着少女的双手不自觉得交织到少女背后,“依音。。。。。”他低低的喃道。

    “老师。。。。。。”少女的声音也有点颤抖,本来只是听自己的损友们想出来的法子,她们说这次测验的老师是新来的,而且长的挺帅的,让她色诱一把,把体育课过了。可是她们没教她接下来怎么做啊。。。。。。

    被压在身下的顾泽只看到少女的嘴唇开开合合,他一手压下少女的头,吻上不停诱惑着他的唇。“嗯。。。。。。”少女呻吟了一声,却被顾泽将舌头伸了进来,许是技术不熟练的原因,不过一会儿,两个人都有点气喘吁吁。顾泽将少女放在了软垫上,“裙子太勒人了,不适合你发挥,老师帮你脱掉好不好?”他抬头看向少女,满脸都是紧张不安,只要她不同意,我就松手,我绝对会松手。少女躺在软垫上,呼吸因为刚刚的热吻有点急促,她的双颊嫣红,双目紧闭,睫毛微微颤抖,“嗯。”她说。

    顾泽颤颤巍巍的脱下了少女的格子短裙,少女全身上下如今只剩了黑色蕾丝镂空的内裤,他用硬的发疼的下体顶了顶少女的私处,“继续做。”

    一听这话,少女不满的睁开了眼,她娇嗔道:“不是算我过了嘛,老师~~~”

    “做还是要做的。”少女撇了撇嘴,还是乖乖躺下的又起身,很快她就感到了顾泽要她继续做的动机了,男子每次在她起身身子因为惯性往前倾的时候就挺了挺下体,每次都正中红心,顶到她的私处上,她只觉得身子越来越软,身下的那处地方也涌现了湿意,终于在一次躺倒后她再也没有力气起身了。

    “不要了,老师不要做了好不好?我好累!!!”

    “老师帮你。”

    ~~~~~~~~~~~~~~~~~~~~~~~~~~~~~~~~~~~~~~~~~~~~~~~~~~~~~~

    谢谢小天使们的留言和珍珠~~~~么么哒╭(╯3╰)╮

    禁欲和尚x风流村妇(小h)

    禅尘只觉得体内的欲火越烧越旺,脑海里只有一个年头“操死她,操死她,操死她”,卿衣却似是没有发现他已经通红的双眼,涂着红色凤仙花的纤足从小腿慢慢往上蹭,在男人鼓起的巨物上踩了踩,只把禅尘的自制力都踩的碎碎的。

    卿衣娇笑着,在男人压上来的时候,沉迷在情欲中的禅尘并没有发现卿衣紧皱的眉头。“你在干嘛?”她问着顾卿娘的声音里满是怒火。

    “你给他下了药,对不对?你给他下了药!!!”

    “哼,难道你不愿跟他行夫妻之事吗?”顾卿娘的眼里满是泪水,“我求求你,卿衣姑娘,你不要这样,你这样会毁了他的道行的。”她是知道禅尘对于佛家的热爱的,所以哪怕他因为他热爱的佛祖抛弃了她也没有丝毫怨言。

    “道行?他真有什么道行又岂会轻易的被我的媚香所迷?顾卿娘,难道你不想真正的拥有他吗?你不要跟我说你不想。”

    “卿衣姑娘,我是想跟他在一起,但这不代表我要使出这样的手段得到他。爱他的话只要他开心了我就开心了。”她看着那个因为情欲而满脸痛苦的男人,“卿衣姑娘,他对我毫不设防,只要我真的想得到他的话,我从来不怕得不到他。只是我知道那样子的他永远不会开心。”

    “那是因为你傻。”卿衣冷哼了一声,使了点手段压制了想努力占据身体主导权的顾卿娘。在这里百转千回的战争并没有影响到禅尘,他脱下了身上的袈裟,解开了中衣中裤,他俯下身,吻向了少女,那一句呢喃般的“卿衣”消磨在彼此的唇齿间,可惜卿衣少女并没有听到。

    浅尝辄止之后,他起身,看着身下的猎物,乌发散在炕上,纤长的脖颈细的可以一手捏断,脖子下面的是高高耸起的山峰,峰顶上是两粒红果,两座山峰中间有一个红痣。他记得幼时他替卿娘洗澡的时候还曾经以为这是被蚊虫咬出的小包,细细的亲过它,怕自己的小未婚妻会因它而疼,那时的女童虽然尚不懂男女之事,但也因他温柔的动作羞红了脸颊。从未想过再一次吻它是在这个情况下,他细细的啜着峰顶的红果,就像回到幼时吸允着母亲的乳汁一般。卿衣在他的动作下发出细微的呻吟,男子的动作中并没有什么技巧,但是很体贴,体贴的就像她是他的珍宝一样。

    禅尘硬挺的巨物在少女的私处上磋磨着,却几次过洞口而不入,他的嗓音低哑,“卿娘。。。。。卿娘。。。。。。给我。。。。。。”抓着少女双腿的手在那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了红色的指印,卿衣也被这又痒又空虚的感觉磨的受不了,“进来。。。。。。进来。。。。。。相公。。。。。。进来啊。。。。。。”

    小福利之仰卧起坐(下)

    顾泽解开牛仔裤的拉链,掏出早已挺立的巨物,随后用手抓着少女的双臂,将她猛的拉近自己身前,少女“啊”的惊呼,小屁股也因这猛烈的动作往前撞,濡湿的小穴隔着内裤与顾泽的巨物做了第一次亲密接触,她因为这个动作羞红了脸,顾泽却从中感受到了从未有的愉悦。

    他一松手,早已失去气力的少女软软的倒下去,在少女还没喘过气的时候,又将少女从垫子上拉起,巨物又一次冲进了小穴,虽然因为内裤阻隔的原因,并不能深入。但光是看着自己的巨物插进少女的私密之处,紫红的巨物,黑色的内裤,少女雪白的大腿,强烈的感官刺激使得顾泽的动作越发不知轻重。他放开拉起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少女刚开始还能嚷嚷着说不要,不要,如今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了。高潮来临的时候,巨物死死抵着小穴,释放出灼热的精液。

    看着黑色内裤上一大片的白色液体,顾泽轻轻拍了拍少女浑圆的小屁股,“屁股抬起来点,内裤脏了,老师帮你脱下来。”

    少女有点害羞,将放在一旁的外套遮在了自己身上,却没阻止顾泽脱下自己内裤的动作。顾泽将少女屈起的双膝向两侧分开,以便更好的欣赏少女腿间的景色,“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他道,惹来少女恼羞成怒的一蹬。

    “老师怎么能这样子,竟然说这种话。”

    “老师说什么了?老师在背诗呀。”顾泽满脸严肃,只是眼里的笑意暴露了他在调戏少女的事实,“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他俯下身,舌头从少女的肚脐处往下舔弄。

    “这里是芳草。”他的舌头舔弄过少女的阴毛。

    “这里是小山。”他的牙齿轻咬下少女肥厚的阴唇。

    “那这里就是小口了。”他吻住少女还在潺潺流水的花穴口,“这个溪水可甜呢!”他感叹道。他起身,扶着早想冲锋陷阵的巨物在花穴口沾了点花蜜润滑,一鼓作气的冲进去了。如书中所言,小穴初进时极其狭小,甚至还有一道屏障阻在前进的道路上。屏障?他有点吃惊,本来以为少女那样勾引他是身经百战,却不料只是个嘴货。他抬头看向少女,少女原本红润的脸因撕裂的疼痛而泛白,却被刚刚的那一发高潮弄的连呼痛的力气都没有了。顾泽身下的动作停住不动了,他将少女身上的外套拨弄开,握住雪白柔软的大白兔,用牙齿轻咬着那左乳粉嫩的乳尖,不忍右乳的乳尖受冷落,用手指将那乳尖拎起,用指甲划过那敏感的顶端,少女在他的抚摸下欲望重燃,疼痛减缓,身下也重新泛起了花蜜。

    她轻吟了一声,示意顾泽可以继续开拓疆土了。顾泽一举冲破那屏障,在少女还没来得及感受那疼痛时,就被顾泽狂风骤雨般的冲刺给顶弄得如遭遇海上风暴的小船,只能接受他给予的,而不能反抗。

    “你轻点啊。。。。。。。轻点。。。。。。我受不了了啦。。。。。。啊。。。。。。轻点。。。。。。”

    “不行了。。。。。。不行了。。。。。。慢点。。。。。。慢。。。。。。。慢点。。。。。。慢点啊。。。。。。”

    “坏人。。。。。。老师。。。。。。老师。。。。。。慢点啊。。。。。。”老师这个平日高尚的词,在此时,在此刻少女被他操的嗷嗷叫的时候,只将顾泽心底所有的暴虐因子都激发了出来。他将巨物重重地从少女体内抽出,又重重地插进,力道大的似要戳坏那勾着他不让走的小穴。

    安静的教室里能清晰的听到少女嘴边溢出的呻吟,男子粗重的喘息,以及交合处发出的水声,和肉体拍打的“啪啪”声。

    禁欲和尚x风流村妇(h)

    少女雪白的小手覆在男人握着巨物的手上,引导着他插进自己早已瘙痒难耐的小穴内。进入的一瞬间,两人都发出了满足的喟叹。虽然身为处男的禅尘刚开始连洞口都没找到,但在进入之后男人的本能促使着他前后抽插,禅尘的动作和他的性格一样,慢而坚定。巨物缓缓地插入,缓缓地拔出,但每一次都插入到少女饥渴的子宫口。

    “啊。。。。。。不要。。。。。不要插那里。。。。。。不要插那里啊。”少女的呻吟猛的高昂起来,男人的巨物不小心划过某一点带来的剧烈快感使得她一点矜持都顾不得了,花液直接喷泄而下,而初尝情欲的禅尘在少女突然变紧的小穴中也坚持不下了,低吼着释放出了第一波精液。

    卿衣从高潮后的失神中恢复过来的时候就感到在自己体内一直没拔出来的巨物又挺立了起来。她往后退了退,希望将苏醒的巨物从自己的体内拔出去,却在巨物顶端快要到了穴口的时候被禅尘一个挺身,重重的插进来,少女“啊”的一声,积聚的力气都散了,只能靠男人的支撑在欲海里浮沉。

    禅尘努力的在少女身体内耕耘着,努力的将自己的巨物塞进她的小穴内,塞进她的子宫内,也许就能塞进一个孩子在她的肚里。卿衣修长的大腿缠在男人的腰上,不一会儿就在男人猛烈的冲撞下缓缓的滑下,然后被男人用双手抓着重新缠上,男人很快就不耐烦了,他将少女的双腿搭在自己的肩上,自己握着少女的小屁股撞向自己的下腹处,狠狠地推开,力道重的似想把囊袋也送进那温热柔软的小穴内好好的享受一下。

    “轻点。。。。。。轻点。。。。。。禅尘。。。。。。相公。。。。。。轻点。。。。。。啊。。。。。。”

    “不要。。。。。。不要啦。。。。。。要坏了。。。。。。。要坏了啊。。。。。。。”

    “相公。。。。。。奴家不行了。。。。。。不行了。。。。。。慢点。。。。。。啊。。。。。。”

    “嗯。。。。。。啊。。。。。。”

    在男人持续有力地抽插下,卿衣已经泄了好几次了。禅尘似乎想挽留第一次泄早了的颜面,每次在要泄的时候都会停下缓缓,待那要泄精的冲动过去之后更加猛烈地冲向少女的小穴。

    粉嫩的乳尖在冰冷的空气中翘翘的站起来了,卿衣两手抓住自己活蹦乱跳的小兔子,揉弄,轻掐,嘴里发出甜腻的呻吟声,青丝被汗水打湿,柳叶眉因快感而微皱,贝齿咬着下唇,整个一副被男人狠狠疼爱的模样,这样淫荡的少女也迷乱了禅尘的心,他低下头:“喂我。”卿衣用两指握着乳尖,就像母亲喂婴儿的姿势,禅尘也乖乖的吸着少女的乳尖。

    卿衣一抬眼就能看到禅尘点了戒疤的头,如今上面都是汗水,她舔了舔唇,虔诚的吻上那粽白色的戒疤,舔去那上面的汗水,男人的动作一缓,随之更加激烈的戳弄起来。

    这场欢爱一直持续到了日暮时分,太阳公公在临下山时看了看那因疲累睡去的交颈鸳鸯,少女枕在男人的胸膛上,睡得香甜。而一旁的男人却眉头紧皱,似正被噩梦困扰一般。

    ~~~~~~~~~~~~~~~~~~~~~~~~~~~~~~~~~~~~~~~~~~~~~~~~~~~~~~

    你们喜欢看小福利吗?喜欢的话我就继续更,不喜欢的话以后就只更正文了o(∩_∩)o

    禁欲和尚x风流村妇

    “她死了。”姜娘子抱紧了怀里的孩子,男孩已经睡着了,乖乖的躺在她的怀里。浑然不知自己的出生导致了娘亲的死亡,打乱了爹爹的生活。迎面走来的男人身姿挺拔,剑眉星目,与普通男子不同的是多了几分佛家子弟的出尘之气。不优秀的话又怎能让一个漂亮的女人念念不忘了十几年呢?哪怕为了给他留个后失去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不过出尘?若世间之人知道他是这样抛妻弃子的和尚,又有谁还认为他是得道高僧呢?看着那个男人因她的一句话而苍白了脸颊。他的嘴唇微动:“谁?谁死了?”蒲团上盘坐着的男人一声一声地叩打着木鱼,口里念着经文,眉宇间少了卿衣初见时的悲天悯人,多了几股焦躁,他念经的声音越发低沉。终于,他把鱼椎放下,悲叹一声,静不下心,为何静不下心来呢?

    距离那件事的发生已经过去八个月了,那天醒来后发生赤裸着的两人如交颈鸳鸯般缠在一起时,他的心里说不出是悲凉还是暗喜。许是近几个月里与以往不同的卿娘终究拨动了他的凡心,又或许他的内心里终还是不愿那个曾经是他的未婚妻的女人另嫁他人,尽管那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八个月可以改变很多事情,虽然再也没有去过大同村,却在遣小沙弥去给她送钱时知道她已经搬走了的消息。在父母死后给他长辈般的关爱的师父也圆寂了,在他临终前,将普济寺的住持移交给了他。所有的人都说禅尘师傅佛法高深,所有经文解意拈手就来,成为普济寺下一任住持是众之所向,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许还有那个女人知道,他不配,一个犯了色戒的和尚如何能去担任一个寺庙的住持。

    可也许终究是懦弱的,就像父母死后,他寻求普济寺的庇护一样,他将这件事藏在了心里。“住持,住持,外面有一个抱着孩子的女施主找您。”小沙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站起身,打开了紧闭的门,“人在何方?”

    小沙弥的手朝寺门的方向一指“在寺门外。”

    “速带我去。”他将袍袖一甩,跟着小沙弥向寺门外走去。

    走到( 【慢穿】活色生香  ./1000/ )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