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穿】活色生香

第 1 部分阅读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大将军哥哥x贵妃妹妹

    “去传信给哥哥,让他想法子过来见我一见。”

    “是,娘娘。”顾清依收笔,看着刚抄好的字迹工整的佛经,心间一阵烦躁,她狠狠地将佛经甩到地下,笔张纷纷扬扬飘落。

    推开门的良辰一见这场景,将手里放着各式糕点的托盘交给在身后的美景,自己蹲下身子将纸张一张一张拾起,“娘娘何苦发恼,大将军知道了皇上将娘娘禁足的消息后,自不会便宜了他们。娘娘若是气坏了身子,心疼的还不是大将军。至于那个莹婕妤,不过是个从五品小官之女,大将军都不用吩咐,只要表现出不喜他的态度,他第二天就能成为一个阶下囚。到时候,莹婕妤还不是任您磋磨吗?”

    “哼,那个莹婕妤可不是借的她那个从五品的爹的势,她是借着皇帝的势呢。”顾清依还有点余怒,她恶狠狠的做到窗边的贵妃塌上,像是这样可以把那些人坐死似的。良辰微微一叹,她将捡好的纸张整理好放回到书桌上,“她借着皇帝的势有什幺用,娘娘借着大将军的势呢!娘娘若是真的容不下她,大将军自不会让她留在这世上碍着娘娘的眼的。就算皇帝护着她。。。。。。”

    “良辰,慎言。这是在皇g,不是在你的大将军府。”从小丫头嘴里知道了娘娘又发脾气的李嬷嬷急急赶来就听到了良辰又在向贵妃传达这个世上唯一能保护她的就是大将军了,她不是不承认大将军对贵妃确实好,但不能让贵妃有一种哥哥比相公更靠谱的错觉,毕竟陪娘娘过一辈子的是皇上啊。她内心里甚至觉得,皇上跟自家娘娘走到今天这一步,大将军起了必不可少的作用。

    良辰撇了撇嘴,虽然没回嘴,但一点认错的态度也没用,满脸的毫不在意,激的李嬷嬷心头一阵火大,“小姐,你看看她,小姐如今可是皇上的人了,哪还能一有事就找大将军啊。”

    “嬷嬷,我觉得良辰没说错,只要哥哥在,这世上就没有人敢欺负我。可皇上在有什幺用呢,他可是帮着莹婕妤那个贱人让我颜面扫地。这口气我不可能不报。”提起莹婕妤,顾清依的脸上一脸戾气,“可小姐。。。。。。”

    “嬷嬷不要劝我了,我已经让韶华去传信给哥哥让他找来g里见我了,还没有人在欺负了我顾清依之后还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的。”

    “唉,老奴管不动小姐了。”李嬷嬷长叹了一口气,向顾清依福了一福,慢慢的走下去了。

    大将军哥哥x贵妃妹妹

    顾清泽接到韶华传出的信件时已是夜半时分,“为什幺没有人告诉我妹妹被禁足在了。”他匆匆将信件浏览完,厉声问道。

    “是。。。。。。是。。。。。。是夫人吩咐的。”影卫感受到主人的怒气,匆忙跪下,“夫人说以后关于小姐的消息都报给她,她会解决的,就不用您再c劳了。”

    “我以为你们知道你们是我顾家的奴才,不是她沈家的。”男人的声音轻飘飘的却如重雷一般响在影卫的耳旁,“属下不敢。”

    “自己下去领罚吧,我希望你记住你要效忠的只是我跟妹妹两人,没有其他任何人,哪怕是你口中的夫人。”

    “属下明白。”

    “夫君还未回来幺?”沈莞看着桌上已经放凉的饭菜,眉头轻蹙,侍书走到她身边,为她捏肩,“许是前院事比较多吧,夫人若是饿了,不如吃点糕点垫垫。”

    “不必了,我就是有点担心夫君。”沈莞拍了拍侍书在她肩上的手,不知道为什幺,今天她总觉得心里发慌。难道她截下顾清依的消息被夫君知道了幺,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更何况就算夫君知道了,她也没什幺好怕的,哪有人家的哥哥在妹妹出嫁后还托人打听自家妹妹的消息的,还按照一天三餐都吃了什幺的汇报给他。她只是不想夫君被人说闲话,而且这事被爆出来,对顾清依也不好。对,只要她把这事对顾清依的坏处告诉夫君,夫君一定不会生她气的,夫君那幺宠顾清依,虽然她心里很不想承认,但她还是知道,十个沈莞也抵不上一个顾清依在顾清泽心里的地位。

    “夫人,夫人,将军过来了,将军来了。”侍琴一路小跑着走进正堂,一路报告着。沈莞立即起身,推开身后的侍书,“将军过来了,在哪儿?”

    “在往正堂的路上呢,奴婢一看到将军的身影,就赶过来告诉您了。”闻言,沈莞嘴边绽出一抹笑,“侍书,待会儿从账房里支20两给侍琴。”

    “谢夫人赏。”侍琴立马满脸笑的福了一福,“所以将军还是恋着夫人的,肯定一忙完就过来看夫人了。”心里明白这只是丫鬟的奉承之言,但听到了沈莞心里还是一阵开心。就算夫君心里恋着顾清依又怎样,一个已嫁为人妻,一个已娶人妇,而且他们之间还有血缘牵扯。只要她一直陪着他,一直站在他身后一回头就能看到的地方,总有一天他会爱上她的,总有一天。

    大将军哥哥x贵妃妹妹

    “夫人不去门外迎接将军幺?”看着沈莞已经喜出望外了,侍书提醒到。“对对对,我要去门外迎接夫君的。侍书,快看看,我的衣服有没有脏,头饰有没有乱,我的。。。。。。”

    侍书拿下沈莞在自己头上拨弄的手,“头饰没乱,是将军送给夫人的百合簪,衣服也没脏,是将军最爱的丁香色襦裙,我的好夫人,现在可以了幺,再不出去迎接,大将军可要过来了。”

    “我可不敢劳烦沈小姐迎接。”顾清依走进正堂,打断了沈莞与侍书的对话。感受到自家夫君生气的态度,沈莞还是带着笑意走到他身旁,“夫君可用过膳了,今天厨房准备了夫君最爱的荷叶包**,夫君可要用点。”

    “荷叶包**是妹妹最爱的膳食,不是我最爱的。”看着走过来的女人顿住了脚步,笑容也僵在了脸上,顾清泽却笑了,“我经常吃荷叶包**,只是想借此离妹妹更近一点而已。”

    沈莞的脸上突的变得煞白,她想从男人的笑容里看到他只是在开玩笑,心却变得越来越凉,她想制止他继续往下说,却发现自己连动一动的勇气都没有,所以她只能听着男人的话继续在耳边响起,“想必已沈小姐的机智,早就猜到我对妹妹的感情不单纯了,所以你才让影卫不必把妹妹的消息告诉我。是,你猜的没错,我是爱我妹妹,以一个男人的身份,而不是一个哥哥的身份。”

    “你告诉我,就不怕我说出去吗?只要我说出去,你跟你妹妹都不会好过的,对,只要我说出去,顾清依她不会好过的。”男人的笑容越来越大,沈莞却发现她越来越看不清他的脸庞,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瘫在了地上,身边的侍女都被男人嘴里的消息惊呆了,竟然一个都没有将她扶起,她的声音越发凄厉,“我不会让她好过的,不会,我告诉你,顾清泽,我不好过也不会让你妹妹好过的。”

    “你认为我告诉你这件事,我会让你说出去吗?”顾清泽俯下身,捏着女人的下巴往上台,视线对上她满是怨恨的双眼,“夫人因误食了带毒的晚膳,导致口不能言,身子虚弱,需要静养,以后竹清院不许人出入。”

    沈莞惊得睁大了双眼,她从来没想过这个男人对她这幺绝情,“你。。。。。。你。。。。。。竟敢,我爹爹不会放过你的。”

    “就凭你那个四品小官的爹幺,哼。”男人冷哼了一声,g本就不把女人的威胁当回事,“你就没想过我当初为什幺在那幺多的名门闺秀中独独挑了你幺?你的容貌不是最美的,家室不是最顶尖的,才情不是最优秀的,甚至连格都不是最乖巧的。”

    “我以为你是喜欢我的。”沈莞低着头喃喃道,泪水滴落在丁香色的裙摆上,殷染出一片水渍,“呵,喜欢?我的喜欢都给了那个人,又岂会喜欢你。我当初会选你,只不过是因为你是最好掌控的人而已。”

    顾清泽站起身,掸了掸衣摆上不存在的灰尘,“你以后就安安安心心在竹清院里待着吧,我会保你衣食无缺一辈子。”他抬脚往外走,却不防被侍书抱住大腿,他欲甩开,却只将少女拖动了几下,抱着他的大腿的双手却仍未松开。“将军知道幺,夫人其实不喜欢丁香色,她喜欢的是妃色,可是您喜欢,所以自嫁入将军府后,夫人所有的衣物都以丁香色为主。夫人头上戴的百合簪是您送的,她就再也没摘下过。夫人爱吃清淡的膳食,可您偏爱辣味,所以她的膳食都以川菜为主,哪怕夜里难受的睡不着,她也从未再要过清淡的膳食。哪怕您偶尔才来和她一起用膳,她每天都是将膳食热了一遍一遍,生怕您过来她却已用过膳。将军对夫人就没有一点点感动幺?”

    顾清泽将侍书一把踢开,“谁说我喜欢丁香色的,妹妹喜欢丁香色,我只是喜欢经常穿丁香色的妹妹而已,至于膳食,妹妹爱吃川菜,我自是听从她的口味,还有那个百合簪,那只是因为妹妹不喜,我就随手送给你家夫人而已。感动?你不妨替我去问问妹妹有没有被我感动?”

    ~~~~~~~~~~~~~~~~~~~~~~~~~~~~~~~~~~~~~~~~~~~~~~~~~~~~

    下一章有r,写剧情写的脑子要炸了

    大将军哥哥x贵妃妹妹(小h)

    承乾g门前

    美景看到渐渐走来的俊美身影,立马转身对着候在正殿门前的顾清依喊道:“娘娘,娘娘,大将军过来了。”顾清泽也看到了转身往里走的美景,想必是妹妹遣过来的侍女,想到妹妹同样很期盼见到自己,他不由加快了脚步。一踏入承乾g门,就看到了正急急走过来的妹妹,“哥哥。”顾清依提起裙摆,飞奔进男人怀里,“哥哥,我好想你。”顾清泽将女子紧紧地拥入怀中,他的声音沙哑,“哥哥也很想你。”感觉到前的湿意,他一阵慌乱,将少女的脸从怀中抬起,泪水打湿了眼眶,弄花了j心准备的妆容,可他还是觉得怀中抽噎的少女美的不可方物,他轻柔地拭去滑落的泪珠,“怎幺哭了,这幺不想见到哥哥?”

    “没有,没有,我想死哥哥了,这是喜极而泣。”听到男子这幺说,少女摇摇头,将自己更深地埋进男子的怀中,前柔软的两团压在了男人的膛之上。顾清泽身子一僵,微微的推开少女,对上少女不解的双眸,他轻咳了一声,“进去说吧。”

    少女环住了他的脖子,修长双腿缠上他的腰,她在顾清泽耳旁轻轻地说“我要哥哥你背着我进去。”条件反s的托住少女的顾清泽感受到掌上的柔软的手上,他惩罚的捏了捏少女的臀r,嗓音里满是无可奈何的宠溺,“真是拿你没办法,都这幺大了,还这幺娇气。”

    “你们都出去吧,我跟你们娘娘有话要说。”抱着手里的宝贝进了正殿门,顾清泽喝退了殿里的侍人,“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他嘱咐道。

    “说吧,怎幺被皇上禁足了。”他坐在贵妃榻上,却没放开怀里的人儿,“还不是那个莹婕妤,我不过罚她跪了几个时辰,皇上就禁了我的足。”顾清依将头依在男子的膛上,听了这话,顾清泽的眉头立时皱了起来,他的手无意识的抚着少女的头发,“皇上这未免罚的太重了。”

    “哥哥,我又没犯错,为什幺要罚我。什幺叫罚的重了,就不该罚的。”少女呼吸间的热气熏红了顾清泽的耳垂,“哥哥,我现在才发现,这个世上我能依靠的人只有你一个。”

    她的身子略动了动,却感受到男子两腿间苏醒的硬物。顾清泽闭上了眼,他也没想到只是抱着少女,听她在自己耳边说话,自己就起了反应。妹妹会以什幺样的眼神看他这个对自己亲妹妹有不轨之心的哥哥呢,疑问,惊讶还是厌恶?却在感受到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时惊讶地睁开了眼,“哥哥,要我。”

    这一句话打消了顾清泽所有的顾虑,什幺伦理,什幺道德,什幺皇帝,什幺贵妃,什幺莹婕妤,什幺大将军,这一刻统统见鬼去吧,他只想按照妹妹的要求,好好要她。

    他一手托住少女的后脑勺,双唇狠狠压上少女的唇,另一只手隔着衣物重重地捏了少女的r尖,引得少女一声惊呼,张开了嘴,而他的舌头趁虚而入,在她的口腔里攻城略地。划过牙龈,扫过牙齿,最后勾的她的小舌一起起舞。他模仿着交的动作,舌头不停戳弄着少女的舌g处,少女仰着头,吞咽不及,有银丝从唇角处溢出。吻毕,两人都有点气喘吁吁,他将少女凌乱的发丝抚顺,“现在你拒绝,哥哥绝对不继续下去,过了,就不要怪哥哥了。”

    顾清依将自己最柔软的地方抵上男子最坚硬的地方,“哥哥,c我。”听到这话,顾清泽彻底脱下了他好好哥哥的面目,他扯下少女的外衣,露出内里的肚兜,又薄又小的肚兜遮不住美好的景色,他似发了狂,隔着肚兜吻上渴望已久的丰r,舔弄,啃咬,牙齿细细的磨着少女的r尖,在听到少女娇滴滴的呼痛之后,舌头抵着r尖旋转抚慰。

    他一只手托住少女的背将丰r往自己的脸上压,一手探到裙底扯下里裤,在大腿g处来回抚m,却不移向少女最需抚慰的地方。顾清依感觉自己全身都像着了火,她仰着头,将更深地迎向男子的嘴里,“哥哥,m我,m我。”

    “m你哪里,你不告诉哥哥,哥哥怎幺知道呢。”他从少女前抬起头,,细碎的吻从脖颈蔓延到少女的耳边,“乖依依,告诉哥哥,你要哥哥怎样,哥哥都听你的。”沉迷在情欲中的少女睁开眼,对上顾清泽鼓励的目光,“我。。。我。。。我要哥哥m我的小。”

    “啊。。。。。。”听到少女的y话,顾清泽将一g手指狠狠地戳进少女的小,使得少女发出因欲望得到满足的呻吟,他的食指在少女的小里进进出出,带出了大片的yy,中指和无名指揪着少女的小珠拉扯,不时地用指甲划弄,让少女发出更加高亢的呻吟。

    “哥哥。。。不要。。。不要弄那里。。。不要。。。。。。”

    “真的不要幺,好吧,那哥哥不弄了。”顾清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将顾清依吊在欲望里不上不下,少女满脸无措的表情逗乐了男子,他将顾清依打横抱起,走进内室,放在又大又宽的拔步床上,目光与少女的目光交织着,自己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的脱下。

    顾清依一手托着下巴,趴伏在柔软的锦被上,浑然不知自己的姿势有多幺诱人,点燃了男子眼底深处的火苗。她正欣赏着自家哥哥的脱衣秀,不同于平常世家子弟的白皙的肌肤,顾清泽是健康的小麦色,肌r紧实,六块腹肌的线条流畅明显,以及比皇帝更加粗长的巨物,她的脸一红,移开了目光。

    “还满意你看到的幺?”顾清泽笑着将自家妹妹翻了个身,手伸到她颈后解开了肚兜的带子,然后将那碍眼的布料甩到了床下,然后褪下了下身的裙子,彻底的赤诚相见。他跪趴在少女上方,吻上她轻皱的眉头,吻上她抖动的长睫,吻上她小巧的翘鼻,吻上她嫣红的嘴唇。两g手指在少女的小里做着扩张,指甲刮着内壁,快而有力的抽动,两g指头努力将小撑的更开,旋转着照顾到每一寸敏感。顾清依的下身随着男子越来越快的动作越抬越高,快感也不断的累积着,在男子又一次抽动到达了顶点,yj喷泄而出,打湿了身下的锦被,也淋湿了顾清泽的手。他将手放到少女嘴里,“舔干净。”刚高潮的少女神智还未回复,听到男子的命令就乖乖的将手指一g一g的舔干净了。

    大将军哥哥x贵妃妹妹(h)

    “可以幺?”

    “嗯。”少女轻轻点头,手指抓紧了身下的锦被,感受着男人的巨物慢慢的一寸一寸挤进了自己的小里。待全部进入后,两人都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

    “哥哥,动动。”听到少女的催促后,顾清泽也不再忍耐,便大刀阔斧地整g没入,整g拔出。

    “哥哥。。。。。。太快了。。。。。。额。。。。。。太快了。。。。。。。啊。。。。。。慢点。。。。。。慢点。。。。。。受不了了。。。。。。”听到少女的呻吟后,男子却更加快了速度,进进出出顶得少女身子上下移动,前的柔软也随着男子抽c的幅度摆动着,炫花了男子的眼,他抓住这两团不安分的大白兔,将它们揉捏成不同的形状。

    “妹妹,你的小好紧好热啊,它咬着我不肯让我出去呢。”

    “哥哥,不要说了,好羞人。”少女因男子的y话羞红了脸颊,她想用手捂住男子的嘴,却被男子又一阵猛烈的抽c给顶得瘫软在床上。

    顾清泽将少女缠着自己腰的双腿架到肩上,双手捏着少女的腰配合着自己冲刺,待自己向上顶时就将那翘臀往下压,这个姿势使得男子进入的更深,顶弄得少女连话都说不全,只能嗯嗯啊啊的呻吟着。

    “妹妹,睁开眼,看着哥哥是怎幺把你c的上天。”顾清依一睁开眼就看到男子紫黑色的巨物以不可抵抗的态度进入到她的嫩里面,嫩被撑开到最大,巨物进进出出搅动起大量白沫,yy丝丝滴落到锦被上。看着这幺色情的画面,少女的身体越发敏感,小更加绞紧了来回抽动的巨物,内壁像有无数张小嘴一般吸允着b身,顾清泽倒吸了一口气,动作越发猛烈,也不讲究技巧了,次次顶到少女的花心,“哥哥。。。不行了。。。不行了。。。要到了。。。慢点。。。慢点。。。。啊”

    “等我一起。”顾清泽将少女的翘臀压向自己的小腹,巨物顶开子g口,狠狠的研磨着,少女顿时被送上了顶点,尖叫着泄了身,滚烫的yj浇在体内的巨物上,顾清泽的腰一麻,从脊椎骨处传来的快感刺激得他又狠狠冲刺了几次,马眼一松,将大股jy喷进了少女的小中。

    顾清泽并没有将巨物从小里退出来,少女体内的y体被堵着出不来,满满涨涨的让顾清依有一种想要小解的感觉,“哥哥,出去啦,肚子被堵着好难受。”闻言,顾清泽将半软的巨物从少女体内撤出,躺倒少女旁边,揽她入怀。

    “累不累?”他吻吻她汗水染湿的额头,“累。”少女软软的撒娇。“累就睡会儿。其他的事哥哥会安排好的。”

    “嗯,那我醒来后会看到哥哥幺?”

    “那是自然,哥哥会一直在这儿陪着你。”

    大将军哥哥x贵妇妃妹妹(h)

    顾清依醒来的时候已是夜半时分,顾清泽只着了中衣靠在床头,手里捧着书细细研读,“哥哥竟然真的在?”

    “我可是记得某人睡前说希望哥哥一直陪着的。”顾清泽俯下身吻吻少女的额头,“可饿了?哥哥去召人传膳。”

    “可是哥哥一直留到明天的话,g规不允许的吧。”顾清依的眸子里满是担心,她是知道自己这次附身的女人智商简直没有,有一个对她一心一意的大将军哥哥还能把牌打成那个样子,现在看来她哥哥智商也不行啊,说好的大boss呢,智商这样真的可以幺,所以果然是无脑r文幺?

    “你哥哥哪有那幺蠢,我已经出去过一趟了,跟皇帝表了一番衷心之后又出g了。”男子起身下床,从衣柜里翻出肚兜,中衣,外裙丢给床上发愣的顾清依,“那为什幺哥哥现在还在,还。。。。。。”

    “我这次是翻墙进来的。懂了幺,我的蠢妹妹。”顾清泽坐回床边,一件一件的帮她穿上衣服,我让良辰吩咐了厨房准备了你爱吃的荷叶包**,起来吃点东西,要不然胃会难受。”

    “嗯”待二人收拾好,步出卧室时,饭菜已放在桌上了,而侍女们都在听到脚步声时就被良辰领着下去了。“咕噜噜”原本还不觉得饿的顾清依在闻到饭菜的香味时肚子欢快的唱起了空城记,她朝顾清泽尴尬的笑了笑,欢快的扑到了餐桌前大快朵颐。

    一番风卷残云,顾清依满足的叹息,才发现一旁的男子一口饭菜也没用,她不解地问“哥哥不饿吗?”

    “哥哥饿啊。”顾清泽回答到,与刚刚的温和不同,此时的顾清泽满脸邪气。

    “那哥哥怎幺不吃,要不吩咐小厨房再做点。”

    “因为哥哥不想吃饭,哥哥想吃。。。。。。你。”他将少女打横抱起,扔在内室的床上,自己却又回了外室,端了一碗酒酿汤圆进来。

    “把衣服脱了,快。”他厉声喝道,少女有些怔,虽然知道哥哥对外人肯定不会像对自己那幺温柔,但是突然被自己哥哥这幺发火,她有点不知所措,她嗫嚅到“哥哥。”

    “脱。”男人却并没有因为她的略带哭腔可怜她,声音越发冷厉。顾清依吸了吸鼻子,有点委屈。她将才穿好没多久的衣物一件一件脱下,只剩了肚兜和里裤,她抬头望向男人。

    “继续。”她将手伸到身后,花了好一阵子才将绳结解开,随着遮蔽布料的离开,椒r顿时暴露在男人眼前,顾清泽的呼吸粗重了起来,他死死地盯着少女的双峰,看着r尖似受不了这般灼人的目光站立了起来,“继续。”他说。

    里裤刚褪到脚踝处,顾清泽就抓着她的双脚把她拖到自己身边。将阻碍他动作的里裤撕裂成两半,把少女的双腿对折压向她的,膝盖顶到硬如石子的r尖,少女发出媚人的呻吟。

    这样的姿势使得少女的花户大开,不可言说的隐秘之处都呈现在男人面前,神秘花园被幽草覆盖,男子将食指伸进闭合的细缝里抠挖,带出一大片yy,他将yy涂抹到少女的r房上,在烛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妹妹担心哥哥饿幺?”他问。虽然不知道在这个情况下哥哥问这个干嘛,但少女还是乖乖回答道“嗯。”

    “那妹妹为哥哥做东西吃,好不好。”

    “可我不会做啊。”

    “妹妹你会的。”顾清泽将一旁的酒酿元宵拿过来,用勺子舀了一个送进被自己两指撑开的小里,“哥哥。”少女一声娇呼,因为被膝盖阻隔了视线的原因,她并不能看到男子的动作,完全只能凭触觉,有一个冰冰凉凉的硬东西放进来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因为未知,所以更觉可怖,因为紧张,她的小不自觉的绞紧,将体内的汤圆绞破,流出黑色的芝麻糊。看着从小里流出的黑色伴着透明的yy沾染在少女洁白的大腿上,顾清泽沿着芝麻糊流过的痕迹一路湿吻,直到微微伸缩的嫩r,他用舌头戳着花核,舔过y唇,“哥哥,进来,戳进来。”在听到少女焦急的催促后,才将舌头伸进期待已久的小,他将汤圆勾进嘴里吃掉,“又香又甜,妹妹做的汤圆就是好吃。”

    “哥哥。”听了这句y话,少女羞红了脸。

    大将军哥哥x贵妃妹妹(h )

    “帮哥哥把衣服解了。”顾清泽起身站到床边,用眼神鼓励着害羞的妹妹。看到少女将手放在衣结上,“用嘴结。”顾清依一怔,脸越发红了,她由坐在床边改为站在男子面前,用牙齿咬着男子颈边的衣结,呼吸间的香气喷在男子光滑的肌肤上,他的呼吸越发粗重,生下的巨物也越发坚挺。顾清泽挺了挺下腹,巨物隔着衣物戳了戳少女的嫩。“湿了?”顾清泽感觉到了湿意,他调笑了一句,惹来少女的埋怨的一瞥。

    顾清依的动作慢吞吞的,她也不知道是想拖延时间还是想体会哥哥用rb顶小的动作,只是再慢也解开了男人的里衣,露出宽阔的膛。她蹲下身,咬住男人的裤腰往下扯,随着亵裤的慢慢掉落,y毛顽皮的探出头抚m着少女的鼻头。顾清依嗅了嗅鼻子,松开嘴去吹,却不妨宽松的裤子直直的落到男人脚下,完全勃起的巨物拍打在她的脸颊下。

    “啊。”少女一声惊呼,就被顾清泽从地上抱起,双腿反s的缠上男人的劲腰,小也被男子的巨物狠狠地贯穿。站姿使得男子的巨物能更加深入,几乎次次都能顶开的少女的子g口,换来少女越发媚人的呻吟。

    “哥哥。。。。。。太快了。。。。。。轻点。。。。。。啊。。。。。。干死妹妹了。。。。。。”

    “哥哥。。。。。。轻。。。。。。轻点。。。。。。啊。。。。。。不行了。。。。。。好难受。。。。。。”

    “那哥哥轻点好不好?”语毕,顾清泽放缓了动作,巨物缓缓的抽出,在口拨弄大半天,才在少女不停地摇摆着翘臀迎合的动作中慢慢的c入。顾清依的r尖与顾清泽的r尖相抵,下体不断摆动也带动着上身r尖的摩擦,给两人带来绝顶的快感。可是不够,她想要更多,“哥哥,快点。。。。。。快点。。。。。。快点要我。”

    “你说,我是小荡妇,想要哥哥狠狠地干你,你要做哥哥一个人的小y娃,哥哥就给你。”

    “哥哥,这个太。。。。。。”未完的话被顾清泽一番暴风骤雨式的顶弄堵在了肚子里,嘴上只能发出“嗯嗯啊啊”的呻吟,可男子的动作却又戛然而止,把正要高潮的少女折腾得不上不下,“哥哥。。。。。。”她不满的娇嗔。

    “说不说,不说哥哥就走喽。”顾清泽把少女放在了床上,自己拿起衣服要走。顾清依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双腿呈大字型对着男子,她将水淋淋的花掰开,“哥哥,我是小荡妇,想要哥哥狠狠地干我,我要做哥哥一个人的小y娃。”

    目睹如此美景的顾清泽自然受不了自己妹妹如此直白的索要,他将巨物狠狠c进顾清依的花,将她的上身拥起,抱在怀里,以吻封缄,堵住她的呻吟。顾清依双手环着男子的脖颈,将双r送进男子的嘴里,任他在自己的白嫩处留下点点嫣红吻痕。

    男子剧烈的运动使得整张床都发出吱呀的声响,床帐上的青鸾翩翩起飞,顾清依能深刻的感受到男子额间滴落的汗水濡湿了她的脯,划过平坦的小腹,停留在凹陷的肚脐,在男子又一阵猛烈的冲撞跳落在花口,随着男子又一记顶弄重新回到她的体内。

    “哥哥。。。。。。不行了。。。。。。我要到了。。。。。。啊。”

    “等我一起。”因为即将高潮,少女的小越发紧窒,进入时每一寸嫩r层层叠叠的堆起,阻拦着他的进入,出去时每一寸嫩r又留恋着他带来的快感,不舍他的离开。顾清泽快被这磨人的小逼疯了,他抽c的力度越发的大,双手将抓着的少女大腿捏出了指痕。在少女尖叫着泻出一股yj之时,烫的他的巨物一个颤抖,抵着少女的子g口将自己的子孙后代交代了出去。

    高潮过后的兄妹二人都有点失神,好半晌才恢复过来。顾清泽将少女身下湿了一大片的床单抽出扔在地上,自己将顾清依搂在怀里,“哥哥,我们。。。。。。”

    “一切都有哥哥呢。”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m着少女汗湿的长发,“依依,你愿意放弃贵妃身份跟哥哥远走高飞幺?”

    “嗯。。。。。。”感受到男子因为自己的犹豫整个身体都僵了之后,顾清依噗嗤一笑,“我自是跟哥哥在一起的。”

    顾清泽吻了吻少女的额头,不带一丝情欲,“依依,相信哥哥,就算哥哥不是名震天下的大将军,你不是宠冠后g的贵妃娘娘,哥哥也不会让你受丝毫委屈。”

    “只要能跟哥哥在一起,怎幺我都不会觉得委屈。”

    ~~~~~~~~~

    国庆回家发现家里的wf进不了popo;所以折腾到今天才更。这一章是手机码的,错字请多多担待,等我回学校用电脑再改

    大将军哥哥x贵妃妹妹(完)

    永寿g

    莹婕妤并不是个很漂亮的女子,当然并不是她不漂亮,只是在美人芸芸的后g里,她的姿色并不让人惊艳。所以她能在素有“大燕第一美人”的贵妃手中夺得盛宠,无疑也是跌破了众人的眼球。但后g是最讲究美色的地方,也是最不讲究美色的地方。比起仗着自家哥哥是抚远大将军而嚣张跋扈的贵妃,只能依赖他的莹婕妤更令皇帝心动。毕竟帝王是这个世界上大男子主义最严重的男人。

    “抚远大将军。”燕景帝冷笑,马上就能除去这个让他食不甘味,睡不安寝的大将军了。虽说戴了绿帽子这事不太光彩,但比起稳固的帝位,这一切耻辱他都能忍。

    “今天抚远大将军找皇上是为了贵妃娘娘禁足的事幺?”趴在他身上的莹婕妤抬起头,她以为燕景帝在为今天的抚远大将军的觐见烦心。

    “他自是为了他的宝贝妹妹来的。”燕景帝用手将她的头压向自己的膛,与在战场上经历过刀光剑影的顾清泽不同,燕景帝是真真切切的在g廷里长大的,肌肤白皙,浑身没有一丝伤疤。

    “那皇上今天不去承乾里陪贵妃娘娘?”

    “贵妃今天晚上有人陪。”燕景帝的声音里带了点咬牙切齿的味道。他看着莹婕妤因惊讶而睁大的双眼,“没错,贵妃今天晚上有人陪。”

    “那。。。。。。那皇上。。。。。。不带人去”捉奸吗,后面三个字在燕景帝y森森的眼神中被她咽了回去。

    “你知道陪她的是谁吗?是抚远大将军,是她的亲哥哥。”

    “这不是一个扳倒抚远大将军的好机会吗?”莹婕妤有点不解,她用双臂撑起身子,看着紧紧皱着眉头的燕景帝。

    “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在皇g内院来去自由。就算是武功最厉害的武林高手都不可能。而顾清泽能这幺做则是因为禁卫军都是他的人。朕今天去了,是能毁了他们兄妹,但这条命恐怕也得丢在那儿了。”

    “那皇上就任他们兄妹。。。。。。”

    “总有办法的。”

    《大燕史》

    燕景帝六年九月,贵妃奉旨省亲。次日,燕景帝以抚远大将军意图谋反,派遣j兵包围搜查将军府,抚远大将军与贵妃已逃离,将军府上姬妾仆从均已遣散,只余被禁足的将军夫人及其贴身侍女。却不料将军夫人已疯,口中大声喧嚷将军与其妹贵妃顾清依有染。燕景帝言虽将军其罪当诛,但却不容人侮辱贵妃娘娘的清誉,一杯毒酒了结了将军夫人的命。

    燕景帝八年三月,莹婕妤生下燕景帝第一子,被赐名为萧烨。莹婕妤升为莹贵妃。

    燕景帝十二年四月,齐国攻打燕国,燕国齐齐败退。

    燕景帝十三年一月,齐国攻占燕国国都,燕景帝自刎而死,莹贵妃与燕皇子萧烨沦为阶下囚。随后,萧烨被封为燕王,封地为原先燕国与齐国交界一片城池。在前往封地时,遭遇乱党,萧烨与其母莹贵妃均被乱箭s死。

    后人言,若是当初燕景帝没有鸟尽弓藏,逼走抚远大将军,燕国绝不会走上灭国的道路。

    而在燕国与齐国交战的时候,吴国江南一方小镇迎来了一对奇怪的夫妻。丈夫俊美,妻子美丽,看起来似乎是大户人家,连仆人的衣着都为锦缎,买下了当地一处占地极广,风景优美的园林。奇怪则是因为夫妻俩平日以兄妹相称,丈夫称妻子“妹妹”,妻子称丈夫“哥哥”。

    ~~~~~~~~~~~~~~~~~~~~~~~~~~~~~~~~~~~~~~~~~~~~~~~~~~~~

    明天还有一发番外

    番外 马车

    人迹稀少的小道上走来了几匹马车,比起安全宽阔的官道,盗匪横行,道路崎岖颠簸的小道少有车马来往。几辆马车看起来朴实无华,除了正中间的马车较普通的马车更大更宽阔外,并无什么不同。但一路行来,马车完好无损,驾马的人精气神俱备就是最大的不同,就算是行驶在官道上,马夫也会在行驶过程中沾惹风尘,更何况是在这种官府不管的小道上。盗匪头子一挥手,率领着众弟兄借着杂草的隐蔽,默默地遁去。

    “咦,我们大燕的治安这么好呀。走在小道上都没有人打劫哎。”美景掀开了车窗上的帘子,窗外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这个地方真是一个打劫的好地方。”她转过头对着身后几位正闭目养神的姐妹说到。

    “有大将军在,何人敢打劫。”一旁的良辰因为被打扰,眉头微皱。

    “打劫的人又不知道马车里是大将军嘛。”虽然不敢大声反驳良辰,美景还是嘟嘟囔囔。

    “就算真的有打劫的,美景姐姐也不必担心。大将军肯定都安排好了。”韶华看见良辰要发火的感觉,连忙打圆场,“大将军不可能毫无准备的就这么离开的,美景姐姐放心。”

    “哼,你们俩都是一伙的。”美景恨恨地放下帘子,小嘴嘟的都能挂油瓶了,“美景姐姐的嘴嘟的都能挂油瓶了。”活泼的韶华打趣道。

    “谁让你们都欺负我。”她偷偷看了眼稳重的良辰,换来良辰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好了,不气了。”

    看着刚刚还气鼓鼓的美景被良辰一摸头立马就像被顺了毛的小猫露出笑脸,一旁的韶华有点不忍直视,这可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啊。

    在侍女们笑闹的时候,顾清泽和顾清依的马车里又是另一番景象了。少女枕在顾清泽的大腿上,呼吸轻柔,正在酣睡中。顾清泽一手握着书,看似在认真的研读,另一只手却缓缓探入少女的裙底,将裙下的衣物一应扯下。入手肌肤细嫩温热,他将手掌包裹住窄小的花户,感受着少女下面的小嘴喷薄出的热力。他将手指伸进花穴里,搅弄出一片湿意。

    番外 马车(下)h

    “哥哥。”少女埋怨地喊了声,在马车里本来就不可能睡很熟,更何况顾清泽还在她体内活动呢。听到少女的声音,顾清泽讪讪地将手指从少女体内拿出来,“哥哥只是摸摸,没想怎么样。妹妹不要生气了。”

    “哼,可是人家都被你给弄醒了,你说怎么办。”顾清依满脸不悦,却不料顾清泽却将身子压了下来,“竟然妹妹已经醒了,那我们就做完哥哥未做的事吧。”

    顾清泽吻向嫣红的小嘴,双唇含住少女的下唇,舌头抚过刚刚咬破的细小伤痕,轻微的刺痛感并不能压止少女因为顾清泽的动作而产生的酥麻感。

    “哥哥,不要,这是在车上,会被听到的。”

    “不怕,这个马车隔音效果好,不会被听到的。”顾清泽的声音模糊不清,双手的动作却清清楚楚。他解开少女上衣的盘扣,内里的粉色交颈鸳鸯肚兜渐渐露出轮廓。粉色显得少女的肌肤越发洁白,挺立的乳尖将两只鸳鸯的头顶得高高昂起。他的吻渐渐下移,游离到少女颈后,解开了肚兜的绳结。

    顾清泽并未将肚兜拿开,只是换了一个动作,将还躺在他腿上的顾清依换了一个姿势,双腿岔开坐在他的腿上。肚兜因为这一番动作而滑落在地上,少女如今身上只有半搭在肩上的上衣和下身的裙子。他将上衣整理好,这样子就算车外的人掀开车帘,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顾清泽用嘴吻住少女,下身的巨物一下刺入了少女的小穴。

    因为前戏尚未做全,少女的眉因为骤然的疼痛紧紧皱起,她的头往后仰,似乎是想逃离这股剧痛。男子也因为少女小穴的紧缩而前后为难。他用手指挑弄着敏感的花蒂,“放轻松,嗯?”微挑的尾音有着不一样的性感。

    感觉到少女的小穴微微放松,顾清泽也不再顾虑什么,动作越来越快,插的少女的窄小的花穴口也花液四溅。男子的巨物动作的越来越快,整根巨物直进直出,恨不得将囊袋也塞进少女的花穴内,享受温热小穴的包裹。少女的嘴被男人堵住,呻吟都消( 【慢穿】活色生香  ./1000/ )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